不老歌也挂了,旧文缓慢搬运至AO3,但是不会单独列出了。如果发现尚未搬运的,尽请评论或私信我搬运!

【萨托】

【萨托】
他已经到达极限了。
面对死亡的恐惧让猫魅涌出泪水,但是更多的却是不甘心。
“为什么只有我……”
他支撑着盾牌跪在地上,泪水和汗水不断低落,融在血泊之中。
他死死的守住了这个洞穴唯一的入口。
哪怕这里面的,几乎只剩下尸体了。
但是只要还有一个人活着——
“萨托……天亮了吗……”他听到吟游诗人的声音,原本悦耳的嗓音,在死亡面前,变得沙哑不堪,如同来自深渊。
“……很快了,很快,不要睡着了,再等一会儿。”
他努力让自己听起来更加高兴一些,可是每一个音节都在发抖。
外面的妖异,猛地击中了他的盾,他惊慌失措的再次稳住自己。
可是没有人回答他了,他的身后悄无声息。
这里已经没有活人了……
“那个家伙说的没错……”萨托撑着盾的手,逐渐的放松了力道,“我果然很弱,一个人都保护不了,为什么只有我还活着……”
黑色的利爪,已经透过洞穴的边缘潜入,散发着黑雾。
他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必要了,不如就这样和同伴们一起死去。
然而就在他看到妖异金色的瞳孔时,他听到了一声轻轻地咳嗽,那声音在死寂之中仿佛一声巨响,让疲惫的身躯再次获得了力量。
“——啊啊啊啊——”
萨托握住了地上的剑,他的食指已经骨折,却感觉不到疼痛,只是用尽了全力,朝着那只金色的眼睛刺去。
妖异的尖叫声夹带着烈风刮破了他的身体,但是他没有停下,不断的将剑刺入对方的面孔。黑色的血有着浓烈的铁锈味,刺激着他的鼻腔涌出血来,萨托这才缓下了动作。
受创的妖异已经离开了,周遭再次恢复了寂静。
猫魅丢下武器,冲向那一具具尸体,寻找那个活着的人。
然而当他扶起对方的时候,那张脸上却露出了瘆人的笑容,用金色的眼睛看着他。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