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yxc199 别问怎么才能看到,别问————————↓↓↓

【米洛顿/布雷西尔】脑洞

萨托又一次闯入。
这个猫魅就如同他的生父那样,成为了一个骑士。
米洛顿险些认不出他,他以为是基洛死而复生了。
这个聪慧的猫魅,也利用这一点,试图夺走米洛顿。
然而萨托却忘记了,基洛是只谁而死。
过去,那个骑士落下的阴霾从未消失过,只是一只被压在心底,却因为萨托而再次浮现。
米洛顿开始梦到那一天,魔力的漩涡,撕碎一切,火焰和寒冰,吞噬了周遭。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基洛就在那里,伤痕累累,还在担心他的情况。
然而定神看去,他却发现,这并不是梦,在那里的不是基洛,而是因为恐惧而颤抖的萨托。
“我说过了……不要在我睡着后接近我……”米洛顿的呼吸,仿佛可以牵动火舌,舔过了萨托的脸,在猫魅身上留下灼伤。
“但是布雷希尔——”
“……他不一样,他……”一想到那个龙骑,米洛顿的情绪,似乎也开始缓和下来,“我不会允许自己伤害到他。”
“我呢——我就可以吗!”
“不,不是那样,只是……你和基洛太像了,萨托,我只为我可以应付的来,但是,一旦看到你,我就控制不住自己,就如同尝过了血的味道的家畜,再度见到人类,便会想要扑杀,我就是这样的人,不要再靠近我了,萨托……”
“如果我也变得像他一样强……”
“很遗憾,我选择的只是布雷希尔而已,我也曾经认为,自己会爱上他是因为他的强大,但并非如此,我喜欢的是名为布雷希尔的人。这甚至让我开始感到不安了,因为真正追求强者的是那个那个家伙。”
米洛顿苦笑着,这样的表情是萨托第一次见到,“他还在不断地变得更强,更加轻盈,更加有力,更加迅捷。就连你也在成长,而我,恐怕已经无法有所突破了……”
“那就给我突破啊。”布雷希尔不知何时出现,他抱臂而立,看着有些狼狈米洛顿,微微偏着脑袋,用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着,“我可不会等你,但是,也绝对不允许你停下来。”
这个人类靠近后,萨托才发现,布雷希尔比上一次见面真的高大了许多,他眼中依旧只有米洛顿,仿佛看不到这里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这样的布雷希尔,让萨托感到畏惧。
“要练习的对象得话,无论多少次,我都会奉陪的,米洛顿,快点变得更强。”
“……真是个任性的家伙啊……”
“那我该怎么办!”萨托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他常年积累的全部的勇气,在这一刻已经彻底瓦解,“我该为了什么而战斗,我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是假的,格雷戈尔已经抛下我,你也要彻底丢下我吗?”
“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这是布雷西尔第一次回答萨托,这个人类看着他的眼神,仿佛看着垃圾一般,毫无怜悯,“执着于过去的人,没有资格拥有未来,如果你再用这副样子靠近米洛顿,我会将其视为你对我的挑战,我讨厌弱者,但是不讨厌对我发起挑战的人……”他顿了顿,才接着说,“如果你表现的足够好,我也许会用更加痛快的方式杀死你。”
“……不要小看我了……”
“哦……那你的意思是,你现在就想要试一试吗?”
“……”
“为了米洛顿去死,对你来说,大概也是一个表达爱情的方式吧,来吧,让我杀了你,放心,死亡并不可怕……大概吧,毕竟我没有体验过。”
“不……”
“不要再挑战我的耐心,我已经不会再轻易把这个人交出去,改变的可不只有你而已,不,应该说,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长进的,只有你而已。”布雷西尔的话,如同锋利的尖刀,一次次刺入萨托的心脏。
就连米洛顿,都有些意外。不过,是什么让当初那个不善言辞的布雷西尔变成现在这样,米洛顿自己也心知肚明,一想到这个,他便轻轻咳了咳,扭过头去。
“知道了就快点从我面前消失。”
当萨托离开后,米洛顿才松了一口气,那个人类转过头看他的时候,精灵却又再次忐忑起来。
这种奇妙的变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米洛顿依稀记得,几年前,他们之间的关系并非如此。
那个可爱地任他欺负的龙骑士,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