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歌也挂了,旧文缓慢搬运至AO3,但是不会单独列出了。如果发现尚未搬运的,尽请评论或私信我搬运!

【爱因扎尔/梅尔维布】战场上的女神

标题:战场上的女神

配对:爱因扎尔/梅尔维布

分级:清水

简介:提督和雾须王的战场一日游。双箭头!未表白,清水向!!

文中的战场骚操作请不要纠结!毕竟不是玩家玩游戏。

-

会被杀死————

马奥尼摔倒在地上的时候,脑海里只有这么一句话。

虽然他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会被身为盟友的双蛇党的人追杀。

-

马奥尼是一个新兵,加入黑窝团不过半月,甚至还认不清长官,分不清军衔的二等漩兵。

然而,在他因为操练一宿而昏昏欲睡的时候,一个只是看穿着就知道一定有着不低的军衔的长官,逮住了刚刚吃完早餐的他。

“你是新人吧?”“哎?是,是的……”

“去过狼狱了吗?”“啊?”面对他的茫然,这个长官却一脸笑容,说着不知道也好,就将他丢到了狼狱停船场,让他代替自己参加今天的特别作战。

接连的陌生词汇,冲昏了这个新兵蛋子的头脑,浑浑噩噩之际,他已经站在那片充斥着古代亚拉戈石文情报的战场之上了。

猫魅的身边尽是高大的鲁加族男性,在人群之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些颇为眼熟的身影,不过马奥尼却无暇顾及,因为震耳欲聋的呐喊声正在折磨他的耳朵。

当他终于看到同族的士兵时,人群却一哄而散了。

“等……等……等一下!!!”虽然身处陌生的地方不敢随意走动,但是被丢下来只会更加可怕,于是马奥尼慌忙追上了他们的脚步。既便如此,他还是跟丢了自己的同僚们,抱着自己的两把小刀,独自一个人走在高耸的石柱之间。

也就是在这里,他与四个双蛇党的士兵狭路相逢。

这迷路的雏鸟,兴奋的冲上前想要问路,却被破空而来的一支箭止住了脚步。

“一个人?还是个双剑士吗。”那个猫魅族的诗人的语气充满了嘲讽,让马尼奥感到了一丝不妙,他稍稍退后了一步,在他的脚跟踩到地面的瞬间,前方的枪术师,却猛地掷出了手中的长枪,擦过他的脑袋,让他怔在了原地。如果他不是猫魅族,也许已经被刺穿了耳朵。

“一个人到处乱跑未免也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那个精灵枪术师一边说着一边朝他走来,粗鲁的一脚踏在了他的胸前,“嘛,虽然我们也才四个人。”他笑着,拔出了一旁的长枪,“所以你就在这里——”

会死——

马尼奥的脑海里浮现这句话,他甚至闭上了眼睛,但是却听到了不应该存在的锁链声响,擦过他的头顶,缠绕在他身前的精灵身上。

猫魅族的双剑士缓缓地睁开一只眼睛,看到精灵持枪的双手,被锁链紧紧的纠缠着无法动弹,在他还未消化眼前景象之际,身后传来了一声怒吼,“还愣着干什么!跑起来!”“——是!”

哪怕是再不济的新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知道逃命的。马尼奥慌忙起身,他顺着这条锁链,看到了一个高大的鲁加族男性。

爱因扎尔将军——马尼奥因为自己所见而瞪大了眼睛,却依旧没有停下脚步。

“要对我们的新兵温柔一点啊。”爱因扎尔的笑声,在敌方耳中,仿佛是在挑衅。

“援兵只有他一个!不要怕!”那个人类弓箭手这么说道,马尼奥甚至听到了弓弦被拉紧的声音,箭矢划破了空气,直冲他而来。但是他不敢停下来,一旦停下就会死,他从未觉得奔跑是这么艰难的事情,明明是如此短的距离,却仿佛被拉长了无数倍。

“怎么可能放过你!”箭矢集中了他的脚印,擦过了他的手臂,划破了他的耳朵,在要击中的他瞬间,被爱因扎尔的斧头斩落。

然而他眼角的余光,却看到另一只箭,刺入了爱因扎尔的手甲,“爱因扎尔将军!”马尼奥猛地停下脚步,锁链已经断了,得到自由的枪术师握着长枪正要冲来,但仅仅踏出了一步,就被接连的枪响打断。

那两声枪鸣刺痛了马尼奥的耳朵,他猛地抬头,发现原本空荡荡的峡谷,已经被红色占据。在高台之上,有一个谁也不会认错的身影。

“再往前一步,我可不会射偏了。”两颗空弹壳落在地上,它们的主人,梅尔维布提督居高临下看着这边。

局势在眨眼间就已经逆转,双蛇党的四人迅速的撤离了,马尼奥却还无法理解刚才为止发生的事情。直到爱因扎尔揪着他的领子,将他提到了提督的面前。

“一个人到处乱跑的蠢货,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面对提督的质问,在众人的注视下,马尼奥怯怯地回答,“不……不知道……”

索性,在交代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提督不打算给予他惩戒。这位女性将领最后只是点了点头,便扭过头去,看向了那个救他一命的将军,“爱因扎尔,那是你的属下吧,竟然让一个新人代替自己,队员缺席你难道没有发现么?”

“啊……”爱因扎尔抓了抓脑袋,笑的一脸尴尬,“是啊,我虽然猜到了他会缺席,但是没想到他竟然丢了这个小子进来……”在提督的神情越发的阴沉时,爱因扎尔忽然行了一个军礼,垂下脑袋面容诚恳,“是我的疏忽,如果要惩罚的话我不会有半点怨言,但是对于他的处罚,还请提督延后,因为……”

“那家伙的老婆,是今天生产吧。”人群中一个人这么说道,打破了紧张的空气,原本沉默的众人,也连连应和。

“……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连提督的语气,也缓和了不少,爱因扎尔微微抬头,看着眼前的长官,“其实我也是早晨才知道的,当然,既便如此他也是违反了军令,只是希望您可以再给他一些时间。”

梅尔维布没有如众人所想的那样一口答应,也许,她的沉默,实际上也在大家的预料之中。周遭再一次陷入了寂静,还跪在地上的马尼奥,紧张地不敢呼吸,小心翼翼的偷看那位最高指挥官的脸。

他们的提督则眯着眼睛,注视着爱因扎尔,直到侦查员忽然的一声大吼,才让这寂静再度骚动起来,“提督!发现新的情报了!”

由提督亲自参与情报争夺,这也是头一次。虽然每隔一阵子各军便会组织士兵参与战斗,不过领袖们并不会干涉。黑窝团这边,则是全权交给爱因扎尔负责,就像恒辉的劳班不一定会踏上战场,但是他的养子皮平,却已经在此地身经百战了。

提督突然的决意,让那些为了能够近距离看到提督的英姿的士兵们挤破了脑袋。不过有提督坐镇,自然不会允许失败,因此爱因扎尔所选的,都是其中精锐。

作为新兵的马尼奥误入战场,对他而言虽是不幸,在其他人眼里,却是极大的幸运。

“你跟紧了,别又落下了。”作为战场之上唯一的例外,梅尔维布提督对于他的存似乎格外的留意,在大部队移动的时候,甚至提点。马尼奥感觉到周围落在他身上的视线,也变得凌冽了不少。

他拼命点头,紧张的不知如何回答,身后伸出一只手,狠狠的敲了敲他脑袋,“笨蛋!好好的回话!”

“是!是!知道了!提督!”他闭着眼睛大声吼道,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但是他们亲爱的提督,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句话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她将身后的笑声,权当是这群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的玩闹。爱因扎尔用力的咳了咳,稍稍靠近了梅尔维布,可是他才开口,就被梅尔维布打断了。

“如果还要求情的话就免了。”梅尔维布头也不回的说道,“刚才一个人冲过去救人的事,我还没追究你。”

“抱歉抱歉……”爱因扎尔连连回答,但是当他瞥到提督袭来的视线时,立刻挺直了腰板,一本正经的答道,“我也是注意到您正在赶来的路上,才敢冒险一试的。而且,刚才可真是一个绝妙的登场啊,任何人见到您都会败下阵来吧。”

“……不需要讨好我,爱因扎尔。”“我说的是事实,在这里的,可都是为了您而战的将士。”爱因扎尔看向前方,士兵们守卫者情报石,包括那个新兵,他们警惕着周围,脸上藏不住的兴奋,可是在日常的巡逻和操练时看不到的。

那是只有在领袖到来时才可见的神情,容光焕发,仿佛面对任何敌人都可以取得胜利。

“所以放轻松一点吧,提督大人,只有在这里,您应该尽情的享受战斗带来的乐趣。”他一边说着,一边握紧了手中的斧头,前方已经可以看到恒辉的身影了,他就如同闻到了血腥味的狮子,如同寻获猎物的黑熊,大吼着一跃而上,击碎了地面,站在了队伍的最前方,“小子们!爱因扎尔在此!今天,让我们尽情大干一场吧!女神就在我们的后方!”

身着红色军服的士兵们,纷纷举起武器呐喊,包括梅尔维布身旁的三位术士,竟也有这样热血沸腾的一面。

这位提督有些窘迫的笑着摇了摇头,“那个笨蛋……”不过下一刻,她便掏出了自己的两把爱枪,女神就在他们的后方——爱因扎尔都这么说了,她可不能让众人失望了。

梅尔维布见过从伊修加德回来的冒险者使用的枪斗术,那些华丽的招式,让许多年轻人向往,然而对于梅尔维布来说,却显得过于浮夸了。身形轻巧的精灵能够在空中射出数发子弹,但是这位提督,却更喜好稳健的射击。

她的每一发子弹,都精准的分毫不差,足以击碎敌人的箭矢,击落敌人手中的武器,甚至嵌入幻术师法杖上的水晶。

“准备好了吗。”最后一发子弹的弹壳落地,梅尔维布如此问道,他身旁的术士们点了点头,强大的魔力,让他们的长袍猎猎作响,空气凝结形成黑云,遮蔽了前方的天空——

“享受战斗……但是,胜利必定是属于我们的!”她高昂的吼声,激发了士兵们的斗志,与从天儿降的陨石一同,将敌军彻底击溃。

这几年来,她一直埋首国内的事物,几乎要忘记这种在战场上热血沸腾的感觉了。

然而在这爆炸之中,她仿佛回到了五年前,她就任以来参加过的最大的一场战斗,也是最大的一场败仗——“提督!”爱因扎尔的声音,将她拽回了现实,这位战士显然是察觉了她的异常,从前方退回,抓住了她的手腕,“您受伤了吗?提督。”

“……不,谁允许你撤退的,爱因扎尔,把敌人全部击溃!我要的是完全的胜利!”“了解。”爱因扎尔笑道,行了一个军礼,他吹响了陆行鸟笛,呼唤自己的陆行鸟,一跃而上带领着众人冲锋。

陆行鸟的鸣叫,让梅尔维布感到了一丝恍惚,她握拳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上不知何时被塞了一个鸟笛,但是梅尔维布却没有使用它。

哪怕她能够折服这群骨子里还留着海盗之血的莽勇之士,但是她的心里依旧存在着一些不愿被提及,也难以被触及的地方。加尔替诺战役给无数人带来了创伤,其中也包括她。

“你们去支援爱因扎尔,这里交给我就行了。”“但是,提督,只有您一个人的话……”“没有但是,听从命令!”梅尔维布加重了音量,身边的人犹犹豫豫的离开,独留她一个的时候,她就像是卸下了重担一般,叹了一口气。

梅尔维布低头看着手里的鸟笛,从中她听到的是五年前战火之中自己的声音。只是这一次扰乱她的思绪的,并非爱因扎尔,而是来自双蛇的弓箭手。他的偷袭因为一声枪响宣告失败,这位提督慢慢转头,透过枪口的硝烟,那双浅色的眼睛,如同鹰一般锐利。

“看来我是被小瞧了……”梅尔维布低声说着扬起了嘴角,露出一个笑容,让在岩石后方的弓箭手恍了神,这一瞬间便是致命破绽,由“歼灭”射出的子弹,击碎了他的长弓,断裂的弦在弓手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还有其他人吗?”梅尔维布换上了新的弹夹,轻声询问,明明对方人数更多,却因为她的存在,而不敢踏出一步。但是最终,还是有一个精灵的弓箭手走了出来,他灵巧的翻滚,避开了梅尔维布的射击,确认了这位提督不会再攻击后,才缓缓的站起身。

“失礼了,提督大人。”“哦……你认识我吗。”

“当然,虽然知道您参与了这次演习,但是没想到真的会遇到您……有一件事情,必须要向您确认。虽然在这片土地上的争斗,是……”“不需要有所顾虑。”梅尔维布打断了对方的话,此时她已经掌握了敌方的人数和位置,“哪怕是演习,伤亡也是不可避免的,我既然参加了自然不会要求你们手下留情,不需顾虑,双蛇的将士们。”

可是那个弓箭手,却在这时候,忽然退后了几步,梅尔维布立刻就知道了原因,因为那个男人的声音已经从身后传来了,“我知道您想要试试身手,但是,请让我加入吧,提督。”

“……笨蛋……”梅尔维布不满的嘀咕,脸上缺泛起了笑意,“我允许了,爱因扎尔。”

“时隔多年,没想到还有和您两个人一起战斗的机会。”爱因扎尔的步伐因为手中的巨斧而格外的沉重,当他渡步来到梅尔维布的前方,爆发出强大的斩击,将躲藏的敌人逼出后,却将斧头掷于岩石之上,“偶尔用枪也不错啊!梅尔维布!”

“——是提督。”梅尔维布纠正他,但是爱因扎尔却为此大笑,“这种时候就不要在意细节了,梅尔维布。”

“被热血冲昏了脑袋了吗?正漩将。”“也许吧!”爱因扎尔回答的干脆利落,不过还是稍稍收敛了自己,在不断的点射中退到后方,“就原谅我这次吧,提督。”

“……算了。”梅尔维布为此叹了口气,“随你高兴了,爱因扎尔。”她的话音刚落,白魔法制造的旋风便扫过了爱因扎尔的身侧,风流刮破了梅尔维布的面颊和胸脯,晃着脑袋甩掉晕眩爱因扎尔抬头便看到了这一幕。

同时目睹一切的,还有刚刚撤回的黑窝将士们。

“提督!”“提督受伤了——”而且居然还是——索性他们十分默契的没有将心中的全部所思所想说出,只是那些愤怒和怨气,纷纷化作了战意,咆哮着冲向了前方。

明明不过是几十个人,当他们经过身边的时候,梅尔维布却仿佛感到了万千军马奔腾而过的气势。与此同时,几道治疗的魔法也几乎同时落在她的身上。

“只是一点小伤而已……”梅尔维布因为这群人的反应愣了半天,笑出了声,她似乎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大笑过了。从纯粹的斗殴中脱身而出的爱因扎尔气喘吁吁的跑回来,脸上还沾着一些尘土,这样的大老爷们,却递出了一条白净的手帕。

“你们太大惊小怪了。”梅尔维布摇了摇头,她接过爱因扎尔的手帕,擦去身上的血污,“没有流点血,哪里算是战斗过。”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明明我就在身边,却还是让提督您受伤了……”“梅尔维布。”

“什么?”“我应该已经说过了,可以随你高兴喊我什么,何况,在这里你可比我有经验多了,我也不过是一个首战的新兵而已,将军大人。”梅尔维布笑着,取出了那个陆行鸟笛,终于得到传唤的大型陆行鸟发出了愉悦的鸣叫飞奔而来,载着这位黑窝团的提督大人,昂首挺胸仿佛自己才是战场上的最优秀的存在。

“接下来要去哪里?爱因扎尔。”她低头看着身边的男性,如此问道,“啊啊,是那边吧,情报似乎已经被发掘了,如果你还不行动起来,可要落后了,将军。”明明刚才还在自称新兵,现在却先人一步地掌握了战况,做出最迅速的判断,但是这就是梅尔维布了。

“不要和继续纠缠了!跟上提督!”爱因扎尔取回自己的斧头,冲着士兵们如此吼道。

-

这场演戏结束的时候,黑窝团以绝对性的分数取得了胜利。

就连提督也因为奔波和持续的战斗而大汗淋漓了,“胜利的滋味如何?”爱因扎尔来到她身边,将水袋交给了梅尔维布,这位提督喝了一口水,才回答,“这种战斗,恐怕连我也会上瘾吧。”

“哈哈哈这可不行。”爱因扎尔笑道,“如果您一直参战,恒辉和双蛇那边可是要和我抱怨了。”

“也是啊……”“但是偶尔一次应该无妨。”他忽然的改口让梅尔维布有些惊讶,但是这惊讶立刻就化成了笑容。

梅尔维布不再说话,她又喝了一口水,拭去脸上的汗水,感受着承载着胜利的清风。战场上已经恢复了平静,只有疲惫的士兵们时不时的笑声,和陆行鸟的轻鸣。

那声音提醒了她一些她忘记的事情,“爱因扎尔,那只……”

“它还没有自己的主人。”爱因扎尔清楚梅尔维布想要说什么,“请原谅我自作主张,梅尔维布……我想,您一定可以成为它的最好的主人。”

“……不,没有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梅尔维布的声音轻了下来,她看着那只陆行鸟黝黑的眼睛,对方仿佛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般,朝着这边看来,期盼着梅尔维布的首肯,“……是个女孩吗?”

“是啊,还没有自己的名字。”“那,就叫做……”

-END-


评论(9)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