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歌也挂了,旧文缓慢搬运至AO3,但是不会单独列出了。如果发现尚未搬运的,尽请评论或私信我搬运!

【尼德霍格/哈尔德拉斯】小熊猫去哪了

标题:小熊猫去哪了

配对:尼德霍格/哈尔德拉斯

关键词:其中提到的“人类”并非指人族,

           而是指包括了人族、精灵、鲁加等的人类物种。

约稿:来自微博@有聊liao 的约稿

提示:下文仅为一部分节选,全篇请前往AO3

备注:尼德霍格化身与哈尔德拉斯的大致比例,如下——


-

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放松过了。

银发的精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依靠着湿滑的岩石,将自己没入温泉之中。高大的阔叶植物遮盖了头顶天空,积蓄着升腾而起的水汽,时不时落下一滴已经冰凉的水珠。

哈尔德拉斯享受着这样的惬意,近日来,他所敬爱的父亲压抑的焦躁,几乎要喷涌而出了——既便如此,托尔丹依旧不愿意与他分享。甚至开始约束他的行动,禁止他离开皇都。

父王在计划着什么,恐怕……骑士们也都知晓实情吧。明明身为王子,却被排除在外。

他仿佛可以在倒影中看到托尔丹和骑士们的身影,他们在窃窃私语,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异样的神情,在他接近的时候,却闭口不谈。

也许只是他多虑了,年轻的王子抹了抹脸,他希望如此——

正这么想着,平静的夜风,忽然变得凛冽,树叶簌簌作响,那些脆弱的灌木和花草,摇曳着几乎要被连根拔出,浅眠的鸟兽也被惊起四处飞散。

精灵迅速地起身,在哗啦啦的水花声中,顾不上穿衣服便率先抓住了搁在树下的长枪。当他抬头看向天空,却发现刚才还闪耀的繁星,竟被黑夜吞噬——

他听到响亮的振翅声,在月光和星光的照耀下,黑暗的边缘仿佛可以看到隐约的轮廓。

“……尼德霍格!”哈尔德拉斯大声喊着,对方回应他的呼唤,那遮蔽了星空的巨大身形猛然降落,扬起的狂风混杂着炙热的泉水,拍打在精灵的身上,让哈尔德拉斯喘不过气来。

“停下来,尼德霍格!”精灵恼火地喝道,那天龙才收起了翅膀,看着周遭的惨状和哈尔德拉斯狼狈的样子,发出低沉的笑声,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十分的满意。

精灵恼怒的扯下一片黏在头发上的叶子,愤愤地将枪插入了地面,丝毫不介意自己此刻正赤身裸体,“你是故意来找茬的吗?尼德霍格。”

“据我所知,是你邀请我来的。”“……现在我后悔了。”哈尔德拉斯摇了摇头忍不住叹气,一旁的泉眼正在努力的重新填满池子,但是伊修加德的夜晚也不像白天那样温暖,夜风正在用惊人的速度吸收着他的体温。

哪怕是健壮的武人,在这样冷热交替之下,也不禁打了个寒颤。

他身旁的天龙,在这时候喷出一口热气,驱散了寒意,温暖他的身体,“别以为这么做我就会原谅你了,尼德霍格。”精灵侧过头去,避开了那迎面而来的热风。

他缓缓地再次踏入温泉之中,经过刚才的闹腾,疲惫仿佛加剧了一般,让身体更加沉重。哈尔德拉斯重重的呼了一口气,展开双臂靠在岩石上让泉水再一次将他包裹。

苍白的雾气逐渐模糊他的视野,他瞥了一眼那只隐入黑暗的巨龙,庞大的身躯蒙上了一层黑色的光,在雾气的浮动之下,逐渐变得扭曲。

第一次看到尼德霍格化形时,哈尔德拉斯就觉得这个过程颇为有趣,那无法被黑暗完全遮蔽的双翼,那利爪,那龙族的角和长长的尾巴,会化作黑雾逐渐的消散,只余下那团黑光。天龙化身的人形,会从哪黑暗中走来——

然而在它彻底的化为人形之前,精灵却听到了奇怪的声响,在黑暗之中,似乎还有别的东西存在,那生物从消失的翅膀上跌落,发出一声哀嚎,在草地上滚动着发出窸窸窣窣的的声响。

小小的黑影似乎察觉到了自己正在被人注视,探头探脑的朝着这边走来。在哈尔德拉斯眯起眼睛想要看清那是什么的时候,它却毫无预兆地猛扑过来。

“你这家伙——”但是尼德霍格率先抓住了它,它巨大的爪子从黑暗中伸出,将那个生物握在掌中,却没有伤害它分毫。这个小家伙有着棕红色的毛发和粗长蓬松的尾巴,长着一张憨厚可掬的可爱面孔。

它丝毫不惧怕那个探出脑袋冲着它龇牙咧嘴的尼德霍格,拼命的挥舞着自己的小爪子试图挣脱巨龙的掌控。

“这是你的宠物吗?尼德霍格。”哈尔德拉斯从未见过这样的动物,他正想要伸手接过,但是天龙却因此微微一愣,轻轻一挥就将这个小家伙丢到了一边,“别开玩笑了,是那家伙丢到我这里的。”

“那家伙?”哈尔德拉斯轻笑起来,尼德霍格口中的那家伙恐怕是拉塔托斯克,“我都不知道伊修加德还有这样的动物。”

而且胆敢留在天龙的巢穴,还骑着尼德霍格到处溜达,看来也不是什么简单的生物。

“你在小看天龙吗?哈尔德拉斯。”尼德霍格似乎有些恼火,哈尔德拉斯不清楚是因为他,还是因为那个小家伙的出现,打乱了邪龙原本的计划。

能够驾驭风的龙族们,可以轻易地飞越大陆,只是拉塔托斯克的好奇心实在太重,不仅仅跨越大海,还总是带来别处的东西与人分享,有时候也不忘关照一下尼德霍格。

这个生物就是礼物之一,长得一脸蠢相,还脆弱的不堪一击。那小家伙晃悠着脑袋爬起,再次试图扑向哈尔德拉斯,尼德霍格只是轻轻的弹了弹爪子,就将它击飞的老远,顺着一个抛物线直接落入了树丛里。

“下手轻一点,尼德霍格。”可是尼德霍格却发出一声低吼表示自己的不满,收回了爪子再一次的改变形态。

龙的化身有着高大的身躯,即便弯下腰来,也比哈尔德拉斯要高上许多,这只天龙不喜欢隐藏自己的龙族特征,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巨大的妖异。

长着两对巨大的龙角,垂落的头发也有着鳞片般质感。就如同梦魔一般,哈尔德拉斯在这么想着,却绝不敢说出口。尼德霍格会因此暴怒的,何况,他也不认为梦魔会有如此强壮的身躯。

邪龙踏入温泉之中的时候,原本稍浅的水位上涨了一些,尼德霍格歪着脑袋。打探那个动物消失的方向,确保它不会再次出现,“我可不想被它打扰,哈尔德拉斯。”

对于尼德霍格来说,人类和那只滑稽的动物其实并没有什么两样,他们同样的脆弱。一些人甚至不及动物可爱,但是,其中也有有趣的家伙,就比如他眼前的男人。

这个银发的精灵看起来笑盈盈地,湿润的头发微微弯曲着贴在他白皙的皮肤上,精灵别过头看向他,一股流水,顺着他颈部的弧度,滴入温泉之中。

“那你不应该带它来,我也记得,我只邀请了你一个人。”“……它小的就像是个跳蚤……”尼德霍格抱怨,他话音未落,哈尔德拉斯便大笑起来。

“所以——你有跳蚤?什么样的跳蚤,胆敢长在你尼德霍格的身上,”在龙族因此而发愣的时候,哈尔德拉斯嗤嗤笑着,扬起水花抹了抹自己的脸,他再一次向后靠去,脸上的笑意,已经消失无踪了,“不开玩笑了,尼德霍格,最近人类一方,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动静?”

“……身为人的你,却问我这个问题吗?”

“我知道你不信任人类,也一直在监视我们的动向。现在,我似乎也成了不被人信任的一方……父王……大概察觉到了我们的来往。”哈尔德拉斯说到这儿顿了顿,他用手指波动着泉水,过了好一会儿,才接着说,“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了解到了哪个程度,但是,他们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身为血亲却在互相猜忌么。”尼德霍格的语气并没有嗤笑的意味,他模仿着哈尔德拉斯的姿势,试图将自己浸入水中, 可是水位却仅仅没过他的腰而已,“我的眼睛和耳目也仅仅只能看到暴露在天空下的东西,那些发生在你们小小的建筑物内的秘密,恐怕也只有当事人可能知晓了。”

“说的也是……”“难道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邪龙的尾音微微上扬,浮在一旁的尾巴末端,因为不满而摇晃了几下,让好不容易平静的泉水又晃动起来,尼德霍格的口中,似乎也浮现了些许红色的火星。

这个问题,让精灵的眼中,再次浮现了恶作剧一般的光彩,“你认为我找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哈尔德拉斯稍稍压低了声音,他侧过头看着身边的天龙化身,在对方回答之前,便主动的跨过尼德霍格的身体,坐在对方的腰腹之上,“难道高贵的天龙,也满脑子人类低俗的肉欲吗、尼德霍格。”他在尼德霍格的耳畔轻柔的询问,从对方的喉咙里,发出了一声不知是恼火还是压抑的低吼。

-全文见 AO3-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