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yxc199 别问怎么才能看到,别问————————↓↓↓

【吉德洛/桑松】莫古力在哪里?【清水】

标题:莫古力在哪里?

配对:吉德洛/桑松

来自微博@莱蒙-召喚不足 的约稿,差点忘记发这篇了!!

这是一篇清水甜品!请放心食用!

官方本就已经闪瞎的诗人组,只是站在一起就已经够甜了!!

-

“好热……”

吟游诗人的热情,在这个充斥着虫鸣潮湿而闷热的森林中,早就消退的一干二净。他看起来失去了平日的锐气,躲在树荫之下,感受着偶尔穿过丛林的一缕凉风,那还时不时波动的琴弦,恐怕就是对这清风的感谢吧。细密的汗水黏着白色的衬衫。

一大早他就被通讯珠刺耳的噪音吵醒,精灵敏锐的听觉,让他哪怕将那东西锁在了柜子里,依旧可以清楚的听到它发出的可怕声音。

那一刻,吉德洛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把它从柜子深处翻出来砸烂——可那是桑松交给他的,嗡嗡声持续了一会儿终于回归平静,精灵才松了一口气,便听到了敲门声,显然那个呼叫他的人,已经站在门口了。

“认真的吗……”这位吟游诗人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嘟哝着,但还是翻身下了床。门外的桑松看起来就像是完全没有受到这异常炎热的盛夏影响,整整齐齐的穿着双蛇党的制服,“你是怪物吧……桑松。”

“……怪物?”人类抽了抽嘴角,忍下了反驳的欲望,决定先谈正事,“快点换衣服,有任务。”

“所以你就一大早跑到我这儿吗……”吉德洛叹了口气,他一只手撑着门框,看着那个在炙热的阳光下精神奕奕的家伙,仿佛夏天也不那么讨厌——然而那迎面而来的热浪,将他最后的热情都熄灭了。

“别抱怨了,这个任务非你莫属。”“哦……”精灵显然不相信这个说法,桑松往前走了一步,他可以感觉到桑松身上散发出的太阳的热量,这个人类抬头看着他,这个距离,没有了晃眼的眼光,吉德洛才看到在人类帽子边缘的汗水,桑松这个家伙,在这种时候就是过于老实了,不过这也是他可爱的地方——

吉德洛因为自己的这个念头而啧了啧舌,却被桑松当成了烦躁,人类又往前了一步,皱着眉一脸认真,“从云海来玩的莫古查失踪了。”

虽然森林的莫古力也都在寻找,可是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在失踪前似乎就状态不佳。

“如果是美妙的诗歌也许可以把它引出来……吗。”吉德洛重复着桑松最后一句话,这件事情听起来确实非他莫属。

-

但是搜索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吟游诗人们的弹奏散布在森林里,混杂交错成了一场灾难。

“我们要不要去那边看看?”在一筹莫展之际,桑松随手指了一个方向,转头瞥向吉德洛。晃眼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斑斑驳驳的洒落在吉德洛的身上,那个汗津津的精灵看起来仿佛随时会和光一起融化,丝毫没有起身的打算。

就连桑松都没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现在的情况别说是唤来莫古力了,恐怕森林中的鸟兽都四散而逃了吧。

但若是身为队长的他都泄气,如何能够让吉德洛振作起来呢,“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到处走走吧,吉德洛。”

“又不是约会……”对于桑松的建议,精灵的手指从琴弦上慢悠悠的拂过。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是那个词却让桑松涨红了脸,人类扭过头,藏起自己的窘迫,“胡扯什么,快点起来,如果找不到莫古查就不能休息。”

这次吉德洛没有回答,为了化解这样尴尬的沉默,桑松朝着精灵那边瞥去,但是吉德洛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状态,那个精灵闭着眼睛靠着树干,一副请勿打扰的样子。桑松将吉德洛这样的举动当做对他的不满,沮丧的叹了口气。

寻找失踪的莫古力,这种无聊的任务,自然时候无法打动的吉德洛的,“如果有更加有趣的任务就好了……”即便是桑松,也不禁如此感叹。

他的话让那个闭目养神的精灵稍稍抬起了头,睁开了一只眼睛,带着一丝诧异,笑着开了口,“哦……没想到桑松队长也会说这样的话。”

“别拿我寻开心了,还是要快点找到莫古查。”他一边说着,一边擦了擦额上落下的汗珠,扯了扯自己的领子。热气从领口里冒出,闷在制服内的皮肤感觉到一丝凉意而令人无比的舒爽。

那些狡猾的吟游诗人,趁着夏日换上了清凉宽松的装束,而他依旧得穿着双蛇党的制服。

“如果热,你可以脱掉它,这里也没有别人……要是队长因为中暑倒下——”“没有必要。”

桑松回答的有些烦躁,也许他应该听吉德洛的,这种时候逞强毫无意义,实际上许多士官在私下都会这么做。有时候就连桑松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在逞什么强。

然而当他解开衣服的扣子,因为凉爽而松了一口气时,却发现吉德洛盯着他看。那双湖蓝色的眼中带着笑意,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弹着不成调的曲子,“你在介意什么呢?桑松队长,只是脱个衣服,又不是什么少女。”

“啰嗦……”人类恼怒的嘀咕,当他终于摆脱了那件不透风的衣服,还未因为解放而感到愉悦,他又感到了吉德洛的视线,羞耻感让他涨红了脸——他知道这并非是因为在人前换衣服,而是因为——

”……没想到,你也有这么有趣的……品味?”“——这是别人的谢礼。”桑松为自己辩解,这个看似简单的纯白衬衫上,绣着一只过于少女的小熊,让总是一本正经的桑松看起来也可爱了不少。

没有了难看的制服,这个人类枪术师的身形终于得以展现,吉德洛不明白,为什么桑松明明有着绝妙的身材却终是要裹得严严实实。汗水打湿的衬衫透着肉色,可以轻易的看到他的身体,而黑色的布料包裹的臀部,也是颇为性感。

“这样的话……似乎也是挺有趣的……”“什么?”“没什么,让我们快点完成任务吧,队长。”

精灵忽然来了干劲,不等桑松反应,就自顾自的起身往一处走,“是这边对吧,其他人去了那边……” 

“等一下……”“如果磨磨蹭蹭的我就要丢下你了。”“你到底怎么回事。”“别啰嗦了,快点跟上来吧。”吉德洛拨开树丛,冲着他招了招手,满腹疑惑的桑松犹豫了半晌,还是追上了去。

他们没有去走弯弯曲曲的林道,而是不断的穿过那些茂密的低矮树丛。哪怕极力避免,枝叶还是不断的抽打着他们的身体,带来了不小的困扰。

“为什么要走这边……”在不知第几次被勾住头发后,桑松终于忍不住询问,走在前方的吉德洛转身挑了挑眉,似乎十分诧异他会提出这个问题。

“我们要找的是莫古力,而不是人。”不过他的注意力,立刻就被桑松狼狈的样子吸引了,人类原本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被勾出了许多,刘海还夹着一片叶子,“……看来我也忽略了一点……”

“忽略了什么?”这次吉德洛没回答,只是笑盈盈的,这态度让桑松感到了些许不满,他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的精灵,想要看出一些端倪。

吉德洛的衣服也有些乱了,不过那张脸除了汗水外再无其他的污渍……意识到这一点后,人类沉下了脸。

“看来你发现了?”吉德洛笑着问道,看着桑松的耳朵以为可见的速度变红,“是啊!”桑松凶巴巴地语气回应,“捉弄我很好玩吗,吉德洛。”

“我没打算捉弄你……”“算了。”人类打断了他的话,烦躁地拉扯着自己的领子四处张望,“我走这边,分开找的话找到的几率也大一点。”可是他才踏出一步,就被吉德洛握住了手臂向后拽去,两人险些一同跌坐在地上,不过精灵还是稳住了身形。

忽然落入对方的怀里,让桑松一瞬间就乱了思绪,他原本因为恼怒而充血的脑袋,更是红得透彻了,“吉德洛!”“嘘。”但是精灵却压低压低了声音,用几根手指按住了他的嘴唇。

听出对方语气中的警惕和戒备,才让桑松没有因为这个动作而彻底混乱,他立刻恢复了冷静,一把扯开吉德洛的手臂同时,和对方一起稍稍降下了身子。

他顺着精灵的视线看去,在茂密的树丛之后,似乎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在蠕动,因为先前的争执加上视线受阻,他们才忽略了对方的存在。意识到那是什么后,桑松的脸色也白了几分。

那玩意是大多数人的噩梦,桑松曾经和它遭遇过一次,从此就对这种可怕的生物敬而远之。

“为什么这里会有魔界花……”“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他压低了声音询问,但是吉德洛显然是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的。紧接着,他们二人就发现了一个更为残酷的事情,在魔界花的顶部,他们确确实实的看到了某种发光的圆球,它看起来十分眼熟。

“这是在开玩笑吧……”吉德洛语气中拒绝的意味,比任何时候都要都要来的真切,桑松甚至可以听到吉德洛轻轻地抽气声。这让桑松产生了某些猜测,相比他的抵触,吉德洛看起来似乎更加严重。

“难道你害怕魔界花?”人类不假思索的询问,让这个年轻的精灵原本就紧绷的身体猛地一颤,动作僵硬的转过头来,“谁说我怕魔界花……”可是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就叹了口气,“我对这种丑陋而且毫无半点风情可言的怪物,实在是……”

明明是危机关头,桑松却因为吉德洛泄气的样子而险些笑出声。当精灵抿着嘴抬头看他的时候,桑松才意识到他们的距离有多近,他清晰的看到一滴汗珠从吉德洛的下颚滴落。然而在他挪开之前,吉德洛先一步转了回去,改变了话题,“那家伙没有动过。”“也许是晕过去了。”

桑松因为自己脱口而出的回复而感到了些许诧异,他的脑袋究竟在刚才进行了多么高速的运转,才会立刻接上吉德洛突变的话题。

“……是啊,看来只能上了,我来引开它的注意力,你趁机救莫古查。”

“不,我来。”桑松轻易的否定了吉德洛的意见,他握紧了自己的长枪,缓缓地站了起来,“我才是队长,听我的。何况万一魔界花跟着你跑了,我追不上你。”他说话时不再去看吉德洛的反应,而是紧紧的盯着那只是可怕的怪物。原本打算反驳的精灵,见到他如此神情,也只能乖乖的妥协了。

一个人对付魔界花实在是太过于冒险,他们都清楚这件事,但是如果只是夺回莫古查,凭借他们二人,应该还是做得到的。

人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正要往那只往远处走的魔物冲去,就发现魔界花顶端的那个绒球似乎摇晃了一下。桑松猛地收住了冲劲,吉德洛在一侧也因为这个变化而拽住了他的衣摆,在僵持之中,莫古查充满困倦而飘忽的咕哝声飘了过来,同时飘到空中的还有那只眯着眼睛的莫古力。

桑松和吉德洛不约而同的吞了吞口水,看着莫古查上下浮动醉酒一般的飞行路线,那个小家伙似乎并没有真的醒来,也许他只是在梦游而已——正这么想着,莫古查仿佛断了线的毛绒玩具,笔直的向下坠落,桑松的飞扑,也难以够到它。

“桑松!”吉德洛因为桑松鲁莽的行为捏了一把冷汗,那巨大的魔界花也因此转过身来,迅速的锁定了自己的猎物。那一刻桑松觉得自己大概是要死了,他的大脑一片空白,这糟糕的姿势让他无法做出反应,但是吉德洛的声音却再一次传了过来,“快点!桑松!”

吟游诗人一把就将他拽了起来,桑松从未想过这个弹琴吟诗的家伙会有这么大的力量,“别发愣了!”在对上视线的时候,吉德洛正抓着他的手,对于桑松的停留感到疑惑,精灵瞥了一眼地面,才意识到这是为什么。哪怕遇到再不顺心的事情,也都会维持自己的仪态的吉德洛,他极为罕见的露出了可以说是烦躁的表情,身手敏捷的精灵,在魔界花的触手之下,迅速的夺回了莫古查。

这一次,是桑松拽了一把吉德洛,让吉德洛险险的避开了魔界花喷出的毒气,但是吉德洛依旧觉得自己的鼻子快要因为这个怪物身上散发的恶臭而一同腐烂。

“你拿着。”诗人皱着一张脸,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不要那么狰狞,他将莫古力塞进了桑松怀里,推着人类往前跑,虽然他的手已经碰到了腰间的笛子,但是考虑到自己现在的状况,还是放弃了那个念头,他害怕自己一张嘴就会因为恶心而吐出来。

越发密集的树林,阻挡了魔界花的脚步,当身后不再有追兵的动静,桑松和吉德洛终于缓下了脚步,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甩掉了吗……”吉德洛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糟糕,他擦着自己不断淌落的汗水,抬头看向了一旁靠在树上的桑松。人类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了,紧贴着皮肤就仿佛一层透明的薄纱。这一刻,他有那么一点后悔自己将莫古查交给了桑松,因为那只白色的家伙完美的阻挡了桑松胸前的景色。

“大概吧……啊啊……好累……我好久没有这样跑过了……”精疲力尽的人类长叹着顺着树干向下滑,也不顾自己的衣服因为粗糙的粗皮而被撩起,汗水甚至让他感觉不到摩擦的疼痛,反而因为皮肤的裸露而松了一口气,“好热——”

“倒是也有意外的 收获……”“什么?”“不,没什么。”

“……吉德洛。”第二次得到这样的回应,桑松看起来有些不悦,他挺直了背,抱着莫古查朝前倾去,眯着眼睛盯着前方的精灵,“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我不喜欢打哑谜,如果你对我有意见,最好早点告诉我。”

可是精灵依旧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老实交代自己的看法,他们的姿势似乎和先前颠倒了,这一次精灵蹲在他跟前。只是他们都变得狼狈不堪,总是一副清爽模样的吉德洛如今汗如雨下,可是脸上却比先前多了几分愉悦,让桑松更加困惑。

“你真的想知道吗?”吉德洛问道,一滴汗在这时顺着他的鼻梁滑落,精灵也没有将他抹去,而是用那双蓝眼睛,毫不避讳注视着桑松,“其实,如果你不是因为任务,而是因为……”“库啵……”他的话被桑松怀里的家伙打断,吉德洛按按咬了咬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站起身转向了一边,让自己冷静下来。

而对于事态不明所以的桑松,将怀里的小家伙捧了起来,莫古查依旧没有醒来,但是这一次桑松确定了对方的情况。从刚才起他就一直闻到酒味,他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这家伙完全喝醉了啊……” 

“是啊,差点被魔界花吃掉都没有醒来。”“……如果莫古查被魔界花吃掉,会变成翻云雾海和格里达尼亚的信任危机吧……”“……大概?”吉德洛想了想这么回答,他的脑袋因为森林的风已经清醒了不少,除了酒气,他似乎还可以闻到风之中夹杂着淡淡的花香。

刚才逃亡的时候慌不择路,这一代是他们没有涉足过的地带,茂密的而高大的树木几乎完全遮蔽了天空,树干和岩石上都长着厚厚的苔藓和茂盛的菌类,也许格里达尼亚的人也鲜少踏入此地。这种地方,就容易出现罕见的怪物,想到刚才的魔界花,吉德洛就心有余悸,越发的戒备起来。

“你在这儿待着,我去前面看看。”“等一下——”吉德洛没有理会桑松的阻止,他朝着前方更加明亮的地方走去,风也是从那儿吹来的。

虽然精灵才刚刚离开,桑松却已经无法继续等待了,吉德洛所想的事情他自然也清楚,对于格里达尼亚的住民来说,黑衣森林从来不是一个温柔和善的地方,他们只是得到森林的允许,而得以安居在森林为他们准备的地方。

这里显然已经不在那个范围之中了……

“吉德洛……”人类轻声呼喊着,盛夏的炎热不知不觉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甚至感到有些发冷。桑松抱紧了莫古查,朝着吉德洛消失的方向走去。没有人类,也许也没有动物踏过的地面,松软而湿滑,绿色的植物看起来如此的浓艳,甚至有些刺目。

桑松的不安越发加深,直到他听到了乐声。

那是精灵的手指,用最轻柔的方式,温柔的拂过琴弦发出的声音。只有在感到放松和喜悦的时候,吉德洛才会那样抚弄竖琴,那声音让桑松松了一口气,他低头看了一眼莫古查,小家伙还在嘀咕着梦话,人类因此而失笑。

当他再度抬头时,他已经走出那片潮湿而阴冷的树林了,阳光突然洒满了世界,耀眼的白光也模糊了他的视野,当他的眼睛适应了强光,他看到的是一片白色的花海——

“很不可思议对吧。”吉德洛就在不远处,坐在一块青灰色的岩石上,拨动着琴弦,“没想到森林里还有这样的地方……也许这也是森林的意识吧,并不是我们闯入了这里,而是它将我们带到了这里。”

“……为什么森林要这么做?”“也许是想要向我们展现一下?”吉德洛笑道,“美丽的东西,需要有人欣赏和传颂,才会被世人知晓。”不知道是否是赞同吉德洛的说法,一阵风吹过了这片花田,再摇曳的花丛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散发着光,也许其下隐藏着水晶,也许,花朵本身吧。

吟游诗人可不打算揭开花丛一探究竟,有的事情,总得保留些许秘密,留下些许猜想,但是他却发现,前方那个枪术士,挂着一脸探究的神情弯下腰去,“别动,桑松。”

“怎么了?”“不要解开女士的面纱,桑松。”“……什么意思……”人类歪着脑袋,满腹疑惑,精灵因为他这个神情而失笑,“你虽然不解风情,但是果然还是很可爱啊……”

吉德洛似乎没有料到自己会将心里的话说出来,而桑松也因为他的话而发愣,人类的耳根以可见速度变红,迅速的蔓延到了整张脸,“可,可爱?!什么可爱——”他的声音变得尖锐而响亮,吉德洛叹了口气,却藏不住笑意,“……你就安静一点吧,桑松。”

他在人类不满的控诉中,弹奏起了曲子,那首曲子桑松并不陌生,吉德洛偶尔会在二人独处等待的时候弹奏,却也因此从未听过全部的内容。

桑松也不止一次问过吉德洛这是什么曲子,但是精灵都没有回答。渐渐地,桑松也就不再询问了。可是这次,听众并不只是桑松一人而已,另一个小小的听众,虽然因为喝多了酒而迷迷糊糊,却因为乐声而醒了过来。

“脑袋变得清醒了库啵……”莫古查嘀咕着飘出了桑松的怀抱,揉着眼睛看向前方,他率先看到的是吉德洛,还没有因为看到吉德洛而开心,就因为跃入眼中的景色而迅速兴奋了起来,“这里是什么地方库啵,实在是太美丽了库啵,就连翻云雾海上都没有这样的地方库啵——”

莫古查兴奋的样子,让桑松无奈的摇头轻笑,这个小家伙看起来已经完全没问题了,他们的任务也算是完美完成——“还有恋歌的伴奏,莫古也觉得自己要恋爱了库啵!”莫古查的下一句话,让桑松放松下来的大脑,再度乱成了一团。

“恋歌?!”桑松一把抓过莫古查,似乎不相信对方说的,莫古查不解他的恼怒为何而来,努了努鼻子回答,“这首曲子,虽然莫古是第一次听,但是绝对不会错的库啵。这是恋之歌!只有满怀着浓浓的爱意,才能够奏出这样美妙的曲子库啵!”

桑松还未消化莫古查的话,便听到了吉德洛声音,精灵似乎对于他们的吵闹十分的不满,“能够安静一点吗?”吉德洛这样说道,桑松却不敢抬头去看对方。也许只是吉德洛喜欢这个曲子而已,他的脑袋终于找到了化解疑惑的方法,因为自己的答案而满意的桑松,终于抬起头来,然而当他对上吉德洛的眼睛,就知道自己回答错误了。

过往的种种,都在他的眼前回放,还有吉德洛刚才被打断的话,似乎就蕴含在那双蓝色的眼中。

“……吉德洛……”桑松因为紧张而捏紧了莫古查,哪怕对方拼命的扑扇自己的小翅膀,都毫无用处,“其实,我……一直……”

“嘘。”吟游诗人打断了桑松的话,他的手指轻柔而灵活,却又有力而精准,与这首恋之曲的音符一同跳跃着,“这次就让我为你献上完整的曲子吧,桑松。”

-END-


评论(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