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歌也挂了,旧文缓慢搬运至AO3,但是不会单独列出了。如果发现尚未搬运的,尽请评论或私信我搬运!

【奥尔什方/光之战士】新的约定【公式光】

标题:新的约定

配对:奥尔什方/光之战士(公式光)

第一次挑战了一直回避的奥尔光复活梗,不要在意bug了!

请抱着看甜品的心观看!!

感谢微博@点击召唤或解散一只没卵用的山猫 的约稿。

关键字:复活+黑骑+情绪不稳定+最后还是选择了HE!

下文仅为全年龄部分,要吃红烧肉请前往AO3

不要被前面的假正经骗了!回房间后就绷不住了开始话痨不停的说sao话_(:зゝ∠)_。

-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站在雪地中的精灵低声问道,雪花飘落在他银蓝色的发间,落在他显得苍白的皮肤之上,却丝毫没有融化的意思。直到他呼出的淡淡白雾一次次的拂过冰花,才缓缓的将它溶解,然而他并不感到寒冷。

精灵晃了晃脑袋,并没有注意到自身的异样,记忆的混乱让他陷入了迷茫。他甚至没有醒来的记忆,他似乎已经蹒跚步行了许久,然而来时的脚印也已经被雪花覆盖。

当他试图拍去那些在落在发上的积雪时,他才注意到自己掌心握着一块漆黑的水晶,上面的刻痕他算不上熟悉,却也并不陌生。他还在伊修加德皇都的时候,曾在文件上见过——

那些流逝的记忆如同洪流一般,逆流着回到他的脑内,他的家人,他的友人,他的身份,以及他见到的最后一个人。

他如同在激流中的扁舟,几乎要被冲散。原本应该已经淡忘的所有的记忆和情绪,也一拥而上,在他的脑海中炸裂,几乎要将他撕扯成碎片。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落泪,并非是他感到了悲伤,也并非是他感觉到了痛苦。而泪滴也没有在他的脸上滞留,它们涌出的瞬间,就坠落下来,被湿润的也仅仅是那颗水晶而已。

这时,他听到了脚步声,厚重的积雪被挤压踩踏,“奥尔什方!”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他纷乱的思绪,就像是在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般稳固下来。

精灵紧了紧拳头,轻轻的呼出一口气,缓缓的转过身去。然而这短短的数秒,对他来说确实如此的漫长,因为他竟然不知道自己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是重生的喜悦?是重逢的欣喜?还是对于死而复生的质疑。

手中的水晶仿佛回应他,散发出漆黑的光芒,将他的视线笼罩,让他才刚刚平静的思绪,又再度变得混乱,如同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吸引着他,“你……做了什么。”他的语气中夹带着怒意,让来人有些退怯。

毕竟这个精灵从未对他露出过这样的表情,那被黑雾笼罩的身形,更是加深了人类心中的不安。但是精灵脸上的愠怒与黑暗一同转瞬即逝,顷刻间就化作了他熟悉的笑容,“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人类有些犹豫的回应,前方的精灵正朝着他走来,刚才的景象就像是他的幻觉——除了精灵手中,那还在持续的散发出淡淡黑雾的水晶,告诉他幻象是真实存在的事情。

不过这些困惑,都在精灵展开双臂将他拥在怀中的时候烟消云散了,“我一直想要这么做,你的身体抱起来果然最棒了。”他听到精灵满足的嘀咕, 熟悉语气让人类想要说些什么,却结巴着半个字也说不出来。搂着他的手臂又加重了几分力道,像是要将他揉碎一般,而耳畔的嗓音,也忽然低沉了几分,让他起了一身的战栗。

“把你做的事情,全都告诉我,我的……挚友?”精灵的话音刚落,人类便挣脱了他的怀抱,一脸戒备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虽然我有心理准备……”人类说话的时候,嘴唇还在轻微的颤抖,“你是谁……真的是奥尔什方吗……还是别的什么东西,附身在他的身上。”

面对人类战士的体温,精灵沉默了许久才开口,“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像是从睡梦中醒来……所有的记忆都混杂在一起……”随着他情绪的变化,那颗水晶散发出的黑雾,又开始纠缠他的躯体,而奥尔什方浑然不觉,“能够站在这里,能够再次见到你,我是如此的喜悦——可是却也深知自己的存在是禁忌和罪恶的象征——我的朋友啊,你做了什么,要将我拖入这样的无法甩去的绝望之中。”

他的声音,在黑雾完全笼罩他的时候变得破碎而恍惚,那双蓝色的眼睛,却散发出红色的光,淌下了无助的泪水。

复活死者,这个无数人尝试,无数人失败违背了生命常理的禁忌。

炼金术,死灵术,黑暗骑士的水晶,甚至是降神,他将自己知道的一切方式都糅杂在一起所得到了结果,就是眼前的存在。然而即便是光之战士,站在这个分明是“死而复活”的友人面前,竟然也无法做出“成功”的结论。

“我只是……想要见你。”

-

英雄似乎已经完全脱离了低谷,哪怕是不熟悉光之战士的人,也能够看得出,那个人类的变化。

他们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那个人类战士总是紧绷着脸,步行匆匆。而某日他再次现身的时候,那张脸上的神情就如同那日的天空一般晴朗。

“清剿聚集在西部高地无人地带的邪龙后裔?”人类歪着脑袋看着刚刚得到任务,因为时至今日,那里应该已经被没有龙族的踪迹了。在他感到困惑的时候,高大的阴影将他笼罩,那人抓住了他握着皮纸的手举到了更高处,“有可能是从别处逃到了那里……”他身后的精灵弯着腰说道,面罩阻挡了他的鼻息,也让他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沉闷。

英雄并没有因为他的举动而感到惊讶,因为精灵身上的铠甲发出的声音,早就已经泄露了他的存在。一开始,附近的人还有些畏惧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虽然有着明媚如晴空的银蓝色头发和碧蓝的眼睛,却将自己的面孔藏在了黑色的面罩之下。这个男人身着沉重的甲胄,背着与身高相仿的大剑。任何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哪怕那个称号已经开始与邪恶脱离,可是却无法立刻改变早已深入人心的印象。

“确定是敌人了吗?”精灵这么问道,“虽然隐患必须消灭,但是也有不少邪龙子嗣已经没有继续战斗的意思……”他的疑问并非因为泛滥的善意,而是在这个极力调和龙族与人类关系的时期,确实发生过几起报复事件。

而他们二人也曾因为调查不周而参与其中,“因为我等体内拥有尼德霍格的血,就必须被赶尽杀绝吗?人类追求的和平,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么……”面对倒下的黑龙的质问,作为凶手的他们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那日他们还遇到了阿图瓦雷尔,年轻的伯爵听说这件事后,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

毕竟,改革才刚刚开始,还是有大量人无法接受现实,其中包括了异端和激进派,也有着为数众多的邪龙子嗣,哪怕脱离了尼德霍格的掌控,愤怒和憎恨,也早已经渗透入骨髓,成了一种习惯。

“现在一切对龙族的讨伐都经过数道审批——嗯……露琪亚是这么说的,虽然是由别人经手,但是也是绝对信得过的人。”

“是吗……那么,你已经决定了?”见对方的眼神有些闪烁,语句间似乎也有些迟疑,光之战士抬起头,看向了身后的精灵,“你不相信?”

“不,我完全相信你的判断,我的英雄。”他这么说的时候,抓着人类的手忽然改变了姿势,轻轻的的握住了英雄的手指,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低头便在上面落下了一个吻,“只是在为又能够看到你战斗的英姿而兴奋而已。”

刚才还一脸疑惑的英雄立刻涨红了脸,虽然隔着手套和面罩,但是他依旧觉得自己可以感觉到对方嘴唇的触感。

光之战士环顾四周,似乎没有人察觉到这边的情况。但是他的心跳却无法平复,有什么正在悄悄地发生改变。他不知道应该归咎于二人更进一步的关系,还是因为禁忌之术产生的副作用。

“我们回去吧。”精灵忽然如此说道,他的视线落在了别处,那是一个已经许久未见到的身影,比起光之战士,奥尔什方应该更为熟悉对方。可是精灵的脸上却难以寻到怀念,更多的是警惕和戒备,他的手落在英雄的肩上背过身去,挡住了人类的身形。

“其实,如果告诉他们……”“我不想引起无谓的麻烦。”

“大家应该都想要见你,特别是——”“我知道,但那只是对于死者的思念。”奥尔什方打断了人类英雄的话,语气听起来如同在谈论他人的事情一般平静,可是英雄却看到,那双蓝色之中浮现了一丝无奈,“死者是不可能复活的。”

那么“他”又是什么呢?也许只有海德林,才能够回答这个问题。这个存在充满了不安定的因素,让英雄的心绪也跟着起起伏伏。

在深夜时分,精灵会陷入死一般的沉睡,他看起来似乎在呼吸,但是鼻间却没有空气的流动,身体的温度,也如同这伊修加德一般冰冷。黑暗骑士的水晶,散发着黑色的光,仿佛寻找食物的菌丝般蔓延。“他”需要的是更多的能量,更多的以太,无论来自何处,只要可以填满这具身体,供他在日出之时醒来……

“别这样看着我。”见到人类凝重的神情,精灵反而露出了笑容,他捏了捏光之战士的面颊,低头近距离的看着对方,“这不是适合英雄的表情。”

“——我知道,我知道。”人类战士顿了顿,挥开了精灵的手转过身去,“不需要再打击我了,我们现在就回去。”

“可是我没在打击你?”“那就不要再说那句话。”

“那句话?你是指,英雄不适合……”“打住!”

“哪怕是我本人?”“……哪怕是你本人。”人类咬牙切齿的重复,停下了脚步瞪着那个精灵,对方却因此笑出了声,在惊动远处的那个故人前,他迅速的拉着光之战士转过了一条巷子,他看着因为冲力而一头撞进自己怀里的人类,扯下了面具露出满脸的笑意,“你果然很有趣啊,挚友。”

“我没打算让你觉得有趣——”“那恐怕是因为你的存在,无时无刻都让我觉得愉快吧。”精灵的声音听起来也轻快了不少,光之战士揉了揉自己被对方的甲胄嗑疼的鼻子,抬起头便对上了对方的眼睛。

空气似乎忽然静了下来,奥尔什方因为笑声而混乱的呼吸开始逐渐的平复。经过的一对男女因为他们过于亲昵的距离而发笑,然而他们没有认出那就是拯救艾欧泽亚的大英雄。

“似乎……有点糟糕。”精灵稍稍移开了视线,用轻轻的咳嗽掩饰自己的尴尬,不过他最终还是又望向了身前的人,“……既然你不打算推开我……那么……我可以吻你吗?”他显得小心翼翼,微微发颤的声音和呼出的温热气息,如同丝绢一般蹭过英雄的耳朵。

“为什么不可以?”片刻的犹豫之后,英雄如此回答,主动的踮起脚来,吻住了精灵的嘴唇。奥尔什方的嘴唇比他想象的还要冰凉,却又是如此的柔软。让他的大脑变得一片混乱。哪怕是狩猎蛮神的大英雄,也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去亲吻别人。

这比想象中的还要令人紧张,剧烈的心跳声,几乎要盖过周遭的声响。他听到了他人的嬉笑和低语,“那个是……那个人吗?”“不会吧,我不久前才打探过,英雄阁下还是单身啊。”

那些对话的内容似乎莫名的戳中了精灵,让这个刚才还沉醉在吻中的男人忽然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不得不停下来的光之战士皱着眉询问,奥尔什方拉起了面罩才回答,“如果继续呆在这里,恐怕会引起大骚乱了,英雄阁下。我们果然还是早点回去吧,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在房间里好好的品尝你的身体了。”

-后续请戳AO3-

评论(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