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yxc199 别问怎么才能看到,别问————————↓↓↓

【埃斯蒂尼安/光之战士】熟能生巧

标题:熟能生巧

配对:埃斯蒂尼安/光之战士(公式光)

简介:总之就是他两个的=-=这里仅仅是全年龄的上半部分!

全文请转战【14825613


这里绝不是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空气里以太的浓度早已超过了临界值,散发着不详的黑紫色,仿佛随时会从中出现什么似的。

即便是光之战士,长期呆在这里也太过危险了。就像是置身于深海之中,一举一动都变得沉重。而稀薄的空气,让大脑也因为缺氧而迟钝。

粘稠的血液从指间极为缓慢地滴落,仿佛时间也被冻结。英雄叹了口气,靠在墙上从腰间的包裹里取出药水,来回复些许气力。

蓝色的液体顺着嘴角淌出,他伸手将其抹去又喂入嘴里,药水混杂着血的腥味,这可怕的味道让英雄吐了吐舌头。不过当下情况,他也没有其他选择了。

最初发现这个洞穴的入口的是阿尔菲诺的宝石兽,不知是受到外界影响,还是洞穴在试图吸引猎物,最初的一段路,它看起来迷人又无害,淡淡的烟雾,也只是给它带来了一丝神秘而朦胧的美感,空气中的香甜,让人放松了警惕。

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迷失在这个仿佛地下迷宫一般的地方,失去了其他人的身影了。

这里有一种令人熟悉的感觉,就像是黑衣森林的那个地下宫殿,可是又截然不同。这里有着人工的痕迹,但是绝不是近代,数百年……不,也许更久——如今,终于又迎接了人类的客人。

既然有人类的参与,那一定有出口,光之战士将空瓶子收起,继续往前走着。

“嗯……”可是才踏出两步,他就感到了一阵晕眩。仅仅是这样片刻的休息后行动,都仿佛是从睡梦中惊醒一般,让身体无法立刻恢复过来。

英雄捂着脸,想要甩掉这令人作呕的感觉,但若轻易晃动脑袋,也只会让眼前的世界旋转的更快。

看来这个地宫,连休息都吝啬给予访客,他只能持续的,不停的前进。直到,属于另一个人的铠甲声在前方响起。

黑紫色的空气中,逐渐浮现一个身影,沉寂的空气开始流动,向着黑影的方向,就像是那个愈发浓郁的身形,正在吸收着黑暗——以太。

人类吞了吞口水,将手上半凝的血债衣服上擦干,握住了斧头。

那黑暗逐渐成型了,英雄立刻就进入了备战状态。可是伤口却因为肌肉的紧绷而溅出更多的血来,在这个寂静的地方听起来格外的刺耳。

比起这个,他发觉前方的影子,有着令人熟悉的轮廓。光之战士往前一步推开了周遭浮动的黑暗,让自己彻底暴露在对方的视野中。

那个人就像是在回应他一般,也将自己展现在他的面前。

“埃斯蒂尼安——”看清来人后,光之战士不假思索的喊道,可是下一秒,他放松下来的身体再度绷紧,“……真的是埃斯蒂尼安吗?”英雄问道,不着痕迹的往后退去。

前方的龙骑士穿着血染的红色铠甲,和英雄不同,龙骑士显然没有因为这个相遇而感到欣喜,他沉默不语,就像是一具石像。

仅仅是伫立在那里,就让人心生畏惧。

为了打破局面,光之战士不得不再次开口,“你是什么东西……”汗水混着血,因为说话的震颤离开了下颚的皮肤,在它落地的一瞬间,前方的龙骑士忽然消失在原地。

斧头和龙枪碰撞,在粘腻的空气中发出沉闷的声响,人类的战士喘着粗气,瞪大了眼睛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龙骑士,铠甲之下只有黑暗而已。

如果稍微慢上分毫,恐怕这把枪会刺入他的身体——

没给光之战士更多的思考时间,那些黑紫色的物体开始渗出铠甲,如同触须一般张牙舞爪的在空中浮动。

可是疲惫的身体,仅仅是握住斧头,抵挡对方的枪就已经是极限了——人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触手般的黑色物质像自己靠近,贴近他的面庞,当他以为自己会遭到攻击的时候,那东西却轻轻的拂过了他的脸颊。

“哎?”光之战士感到了疑惑,这一瞬的破绽,让对方有机可乘,哐的一声击飞了他的斧头,那柄重斧凿开岩壁,深深地陷入了石壁中。

黑色迅速的笼罩了他,迎来的并不是疼痛,而是令人惶恐的缠绕和抚摸。不疾不徐的游走着,挤入铠甲之间。

在英雄的诧异和惊恐之中,那东西收紧了力道,然而,在它几乎要触碰到男性的弱点的时候,却忽然停了下来。

身上龙骑士的铠甲开始颤动,发出了古怪的尖叫,黑色的物质挣扎着散去,片刻后声音戛然而止,失去固定的铠甲碎散一地,又化作了黑雾溶解在空气里。

人类这才看到,在铠甲的后方,还有另一副铠甲。

“……没事吧。”埃斯蒂尼安的声音让光之战士终于放下心来,可是对方的语气却比平日更加低沉。

和光之战士不同,龙骑士依旧保持着戒备,他的枪尖浮动着,似乎只要眼前的人类稍有异动,就会做出攻击。铠甲之下,这个精灵呼吸有些急促,裸露的皮肤也泛着不自然的红色。

龙血染红的铠甲,能够隐藏他的伤口和血腥味,威慑邪龙的眷属,但是在此处,却像是身披烙红的铁甲……埃斯蒂尼安吞了吞口水,汗液不住的往下滚落,他体内的龙之力,正在咆哮着,想要冲破这个躯壳。

眼前光之战士的身形,也开始扭曲,“埃——斯——蒂——尼——”对方的声音,被无限的拉长,如同妖异的嚎叫。

“埃斯蒂尼安。” 这幻觉仅仅维持了数秒,在光之战士的低喝中,埃斯蒂尼安的五感又恢复了常态,英雄已经取回了自己的武器,摆出了迎战的姿势,对着其中一条通道,“有东西。”

“啧,又来了吗……”龙骑士嘀咕,转身面向了相反的方向,“看来这边也有,你一个人应付的来吗?”

作为光之战士却被这样询问,人类扯了扯嘴角,埃斯蒂尼安见状笑出声,他微微曲起了膝盖,“那就交给你了,搭档。”话音刚落,就蹦向了前方的妖异,而光之战士,饮下一瓶红色的药水,在空瓶碎裂的声响中,挥舞着斧头冲向了敌人。

-

当妖异尖叫着化为虚无,光之战士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倒下,他看起来就像是泡过水,汗水湿透了头发和血混在一起,让那张脸看起来一塌糊涂,就连铠甲上柔软的毛皮,都有不少地方因为血液和汗渍而粘结。

“啊——不行了。”英雄大声叹道,“太累了,我一根手指也动不了了。”他这么说着,仰头抬头望向龙骑士。

虽然还勉强靠龙枪维持站姿,可是他剧烈起伏的胸膛,还是暴露了埃斯蒂尼安的状态。

“埃斯蒂尼安……你真的没事吗?要不要休息一下?”英雄问道,但是埃斯蒂尼安却摇了摇头,任由自己汗如雨下,也不愿意坐下。

“……你这样会支撑不住的。”“你太啰嗦了,要休息你自己休息。”

对于埃斯蒂尼安满是不悦的回应,英雄重重的叹了口气。他翻了个身,支起一只腿坐下,决定再一次说服那个倔强的龙骑士,“那……把头盔摘下来?”

回应英雄的是一阵沉默,埃斯蒂尼安显然没有料到对方会这么说,可是人类的眼神无比的诚恳。

龙骑士缓缓转动长枪,忽的用力将它扎入地面,腾出的手则捧住了头铠。那头银发因为吸饱了汗水而重重垂落,光之战士几乎觉得自己看到了随之腾起的热气,这让他自身不由得又燥热了几分。

“你真的没问题么,埃斯蒂尼安,你看起来……像是要烧起来了。”“与其担心我,不如先担心你自己吧,大英雄。”

龙骑士刻意加重了那个称呼,抱着头盔俯视前方的光之战士,嘴角挂着充满嘲弄的笑意,“如果之前我没有出现,你准备怎么办?”

这毫不留情的一击,让英雄缩了缩脖子,一脸苦笑,“总是有办法的……”

“如果艾欧泽亚的守护者死在这种地方,那可会是一个大新闻。”“停停停。”光之战士举起一只手,垂着脑袋表示投降。他听到埃斯蒂尼安的笑声,但是它随即就变成了一声轻咳。人类闭着一只眼睛,偷偷的观察那个精灵,龙骑士捂着自己的嘴,皱着眉一脸的不适。

没错,“不适”而已,但是身为光之战士,他清楚这种表情意味着什么。当他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为了周遭战友的心情儿不能袒露的时候,恐怕也就是这样的表情吧……

英雄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他起身的时候,因为失血的晕眩险些跌倒,可还是站稳了身子。发现他的靠近,埃斯蒂尼安看起来有些不悦,他在对方伸出的手碰到自己之前,就将其挥开,“别过来……”

龙骑士的尾音有些含糊,声音就像是黏在了一起,令听者感到不安。

但是光之战士的手,还是贴上了埃斯蒂尼安的额头,英雄感到掌心传来惊人的温度,那绝不是一个人可以承受的热。

虽然皮肤贪恋对方传递而来的凉意,埃斯蒂尼安还是迅速的推落的人类的手,“别碰我。”他的话音未落,红色的“火焰”,毫无预兆的笼罩了他的身体。那是如同火焰的红光,吸收着周围浮动的能量,迅速的膨胀伸展,如同一只展开双翼的巨龙,伏在埃斯蒂尼安的身上。

“埃斯蒂尼安——”“闭嘴!尼德霍格!”龙骑忽然士喝道,捂着脸连连后退,“给我安静一点——”

红光形成巨龙无声的咆哮着,试图从埃斯蒂尼安的身上脱离,最终也只能伴随着红光的消失而瓦解。光之战士看到,龙骑士的指缝之间露出的脸上,布满了红色的纹路,因为呼吸而忽明忽暗。

这一次,英雄没有说话,埃斯蒂尼安呼了一口气,放下了手,“不要告诉那个小少爷。”他说道,用赤红的眼睛看着人类。

“……尼德霍格不是已经死了吗……”“当然,我亲手杀了他,可是因为龙眼……和龙血的力量,恐怕他的一部分,还在这里。”埃斯蒂尼安说着敲了敲自己的胸铠,“稍有疏忽,就会试图侵占我。”

向这边汇聚的妖异,又开始蠢蠢欲动,也许是厌烦了无意义的战斗,龙骑士皱起了眉,隐于身上的红光猛地爆发,赤红的光之龙,轻易的就威吓住了下等的妖异,使得它们四散逃离。鉴于埃斯蒂尼安曾一度被邪龙迷惑,就连光之战士也无法分辨,站在眼前的男人,是苍天之龙骑士埃斯蒂尼安,还是邪龙尼德霍格的信徒。

现在最坏的情况,大概就是在这样不利的场所,以这样不利的状态,和埃斯蒂尼安战斗了。

英雄泛着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龙骑士。浮动的黑气和红色的光让他看不清埃斯蒂尼安的表情,龙骑士抬手的时候,他的身体甚至因为过度的紧张而瑟缩了一下。

不过埃斯蒂尼安仅仅是抬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撇来的视线,充满了对光之战士如此警惕的诧异。在埃斯蒂尼安开口前,人类就明白了对方还保持着本心,叹了口气跌坐在地上。

“你这么不相信我吗?”“……也不算吧……”光之战士叹道,“我现在真的没力气了。”

“没用的家伙。”龙骑士侧了侧头叹道,强行将英雄从地上拽起,捡起了斧头塞到人类手中,“赶紧的,要出去了。”

“你知道出去的路?”“大致感觉的出来。”

-TBC-

全文见【14825613】

评论(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