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yxc199 别问怎么才能看到,别问————————↓↓↓

【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最后的龙诗【AU】【2】

标题:最后的龙诗【2】

配对: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

设定:AU世界观,人物背景有所变动

备注:摸鱼排解的产物,之前发过脑洞,现在决定正式章节化,计划周更? 

简介:这章埃斯蒂尼安没出场,是美丽的主场,以及一位【来自他国的流浪雇佣兵】的。 

01:【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最后的龙诗【AU】【1】

-暗涌-

龙巢的大火烧了三天三夜,浓烟几乎要遮蔽天空。

直至一场雨浇灭了火焰,邪龙没有现身,而屠龙的勇者也没有归来。

不安笼罩着伊修加德,人们紧闭着门窗祈祷着,祈祷着听到龙骑士归来的蹄声,然而最终响起的却是来自城堡内的钟响。

十五年前,正是这传递了哈尔德拉斯王子的死讯。

人群渐渐的在广场聚集,他们久违的看到了托尔丹,仅仅十几年的时间,岁月却像是在他身上走过了数十遭似得,在他身上留下了满头的白发。

自从王子死后,托尔丹一蹶不振,王权一度落入教皇手中,直至近几年才开始好转。

广场上一些人开始啜泣,人们害怕听到再一个噩耗,托尔丹的手因为衰老而颤抖着,在一片寂静的广场,只有淅淅沥沥的雨声,和他与外貌不相符的声音,“邪龙……已经被讨伐……”

艾默里克听到铺天盖地的欢呼从身后传来,让他停下了脚步。一道穿破云层的阳光刚好落在他脚边,他抬头看到眼前一片绿叶在阳光照射下低落一滴雨水,落入地上的水洼将他的影子打散。

“……埃斯蒂尼安。”他低声念到,拨开树枝继续前进。伊修加德的天空因为一个等待已久的喜讯而放晴,而艾默里克却觉得身体越发的寒冷。

-

城中传来的呼声渐渐褪去,也许是人们终于知道这个胜利付出了一个年轻人的生命作为代价。但是庆典绝不会因为一个人的战死而停止,他们会继续狂欢,像是要将过去的阴霾通通洗净,将曾经的绝望全部遗忘那样彻夜的高歌。

艾默里克本应该也在那里,作为王权的代理人站在托尔丹的左右,但是当他第一个得知这个消息时,他就知道自己的机会到了。

这个国家,有着太多的秘密,他爬得越高,看的越多,恐惧和黑暗,就越是将他笼罩。艾默里克不太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他完整的记忆,是从他遵从父母的命令,被教皇传召开始。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如何踏入教皇厅中,明明刚才还明媚的阳光,竟与空气一同变得沉重了起来。

他应当感到恐惧,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巨大,来自周遭和天顶的雕塑的窥视,仿佛可以望进他的灵魂深处,对他进行审判。那年他才10岁,但是贵族的教育让他清楚自己的立场,他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教皇厅,这意味着他的父母将会把真正的忠诚献给教皇,哪怕他们家族一直以来都是国王的亲信。

父亲和母亲,要背叛国王了吗……

艾默里克因为这个想法而发抖,而更深的恐惧,来自教皇本身。那个在孩子们眼中慈祥的老者,不知为何总是会对他板起脸来,其他人认为这只是他的错觉,最终艾默里克只能将这个想法藏在心底。

“艾默里克。”教皇的声音让他浑身一颤,艾默里克抬起头看向对方时,逆光让他无法看清对方的面容,只能够听到那仿佛来自天上的声音,“我的儿子,艾默里克,到我身边来。”

-

他已经可以闻到焦臭的气味了,龙巢附近的生灵未能幸免,只是几步之隔他就能踏入这片焦黑的地狱。

但就在这时,与他同行的青年忽然拦住了他的前路。

“有人。”这个来自他国的青年敏锐的如同野兽,才刚刚来到这个国家,这也是艾默里克聘用他的理由,“这个装束……是皇家骑士?”青年说着诧异的看向身边的艾默里克,他的话让艾默里克的心又向下沉了几分。

皇家骑士象征着绝对的王权,他们听命于国王,在必要的时刻,甚至会为了国王与神权为敌……但是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应该在庆典上,为了方便,作为国王代理人的艾默里克没有下达任何搜索龙巢的命令,除非……这是来自托尔丹的旨意。

然而当他细细观察,却发现那几名骑士是没有见过的面孔。骑士的阶级严格有序,他记得每一个皇家骑士的模样和家世出身,因为那都是他精挑细选的人物。

“是……教皇的人?”青年看出了他神情的变化,试探着询问,艾默里克点了点头,示意绕道而行。

“那个男人果然……”艾默里克本就压抑的心情变得更加阴沉,他猜到教皇会出手,却没想到会命人假冒皇家骑士,这意味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会比艾默里克预想的要更加糟糕,“阿尔伯特,如果被他们发现了……”“我会负责引开他们的。”这个青年毫不犹豫的回答,“这可是龙的巢穴,里面一定藏着无价之宝,让人忍不住冒险一探究竟。”

“是啊。”阿尔伯特脸上有着爽朗的笑容,让艾默里克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起来。

遇到这个青年大概是埃斯蒂尼安离开后他遇到的唯一的好事了,他甚至希望阿尔伯特可以出现的更早一些,因为这样,也许……埃斯蒂尼安不需要一人行动。这个来自异国的流浪者是一个强大的雇佣兵,他们解决各地的麻烦,也曾经讨伐过如同龙一般恐怖的妖异。

“看这里的情形……似乎不太妙啊。”踏入龙巢后,阿尔伯特的表情便越来越凝重,“即便都烧成灰了,空气里还是有着浓重的以太……你也会魔法吗?”他突然的提问让艾默里克微微一愣,随即这个青年又露出了笑容,“在外面的时候我也看不出来,但是在这里,如果是不会魔法的普通人,大概已经因为吸入过多的以太而昏迷了,或者说……溺水?”青年歪了歪脑袋,开始思索自己的用词是否正确。

“国王禁止魔法……”艾默里克的回答有些迟疑,最终他叹了一口气,接着说,“但是我确实会魔法,这件事请你务必保密。”

“我也没打算告诉任何人,只是凭借纯粹的武力就试图讨伐龙族真的是太冒险太鲁莽了。”“不,龙骑士使用的……也并非纯粹的武力。”艾默里克平静的否决了阿尔伯特的猜测,他挥动手里的火把,照亮了一具动物的骸骨,“这也是我雇佣你的原因之一,这个国家的表相之下,有着已经腐烂的脓疮。”

-TBC-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