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yxc199 别问怎么才能看到,别问————————↓↓↓

【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最后的龙诗【AU】【1】

标题:最后的龙诗【1】
配对: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
设定:AU世界观,人物背景有所变动
备注:摸鱼排解的产物,之前发过脑洞,现在决定正式章节化,计划周更? 

-归来的龙骑士-

邪龙不再袭击城市,龙骑士却一去不回。

龙巢烧了三天三夜的大火,似乎将龙和龙骑士一同焚尽了。

就连那古老龙形雕塑,也在大火熄灭的那个夜晚发出巨大响声碎了一地。人们将百合献给这座残破的雕像,来纪念战死的龙骑士。

“但是他们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在城堡高处,一个青年看着远处献花的母子的背影嘀咕,他身旁颇与他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微微一愣,撇了一眼便继续翻看手里的一叠文书。

“别说了,埃玛内兰,如果被艾默里克听到,你也许就得去打扫鸟棚了。”

“会罚我打扫鸟鹏的只有父亲而已……”埃马内兰缩了缩脖子,“大哥,艾默里克为什么不做些什么?他的话完全可以建一个……”

“建一个龙骑士的雕像去纪念那个家伙?”接下话的并非埃马内兰的兄长阿图瓦雷尔,而是他口中的艾默里克。

艾默里克不知是什么时候进来的,阿图瓦雷尔慌忙行了个礼,且不论他们私下关系如何,现在是在宫内,背后议论执政官被逮个正着实在是太过于失礼。

然而这位年轻的长官脸上带着一贯的微笑,他嘴角的弧度显然经过了精心的计算,来维持自己的和善的表象。相对而言不苟言笑的阿图瓦雷尔,却因为艾默里克的这个表情而更加胃疼了,特别是靠在窗边的埃马内兰还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那个家伙?”作为弟弟的埃马内兰不仅完全没学到哥哥的谨慎,对于兄弟血缘之间的那点心灵感应更是屏蔽的彻彻底底,他完全无视了阿图瓦雷尔的暗示,继续说着刚才的话题,“艾默里克和他不是朋友吗?”

“是啊,我和他是旧交。”艾默里克回答干脆的令阿图瓦雷尔有些惊讶,他抬头看到艾默里克在桌前坐下,虽然收起了笑意,但是脸上的神情也并非不快,只是……淡然而已。

“为了一只邪龙就轻易的送命……虽然解决了龙祸但是却再也排不上用场的家伙。”这是仿佛故人已经逝去了数年,又偶然被提及一般的淡然,艾默里克捏起从窗外飘来的一根羽毛,在手中把玩着,“只不过是从贫穷的小村子里出来的莽夫,既不守约也不虔诚,这个国家才刚刚从邪龙的恐惧中解放,制作新的雕塑刻上名字做这种事劳民伤财毫无意义,不如就让他作为‘传说中不知名的龙骑士’流传下去倒还能成就一段佳话。”

“……艾默里克大人您……心情不好吗?”听艾默里克这样批判牺牲的旧友,哪怕是埃马内兰,也提起了几分精神小心翼翼的询问,“是因为他没能回来……”“埃马内兰。”

这一次,阿图瓦雷尔忍无可忍的打断了自己的弟弟,艾默里克却因此而失笑,“不需要这么紧张,阿图瓦雷尔。倒是……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埃马内兰。”

“我?”埃马内兰歪了歪脑袋,明明是被提问的那一方,他反倒显更为困惑,“因为您刚才说他不守约?”

“……是吗,我刚才这么说了啊……”艾默里克迟疑了片刻才点了点头,此时他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再次抬头时依旧是最初那面带微笑的模样,“实际上他欠了我钱……”然而他的话未说完,就门外的一声异响打断。

阿图瓦雷尔的手已经扶在了剑上,只是他和大门的距离实在是有些远,在他试图过去一探究竟前,大门已经被从外部推开了。

站在那里的是个看不太出年纪的白发男人,艾默里克看到他时,总算是露出了今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这让阿图瓦雷尔放下了戒备,开始端详这个男人。

虽说白发在伊修加德并不是什么少见的发色,若是可以踏入这宫殿的身份,且与艾默里克相识的那就屈指可数了。他与艾默里克虽然不是什么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但是作为贵族他们从小就相识,可他发现自己搜肠刮肚也找不到一个符合的名字,除了……

“埃……”他才刚刚出声,艾默里克先一步开了口,“我还没说你可以进来。”这位年轻的执政官试图显露出自己的不满,但是语调却并非如此,门口的男人并不开口,他就像是一尊雕塑,沉默着等待着艾默里克介绍,“阿图瓦雷尔,埃马内兰……这位是我新招募的雇佣兵,埃斯蒂尼安。”

“埃斯蒂尼安?”埃马内兰毫不掩饰自己的诧异,他仔仔细细的将这位“埃斯蒂尼安”从头到脚看了一眼,摇着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和听到的,“埃斯蒂尼安不是……艾默里克,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是艾默里克大人,埃马内兰。”阿图瓦雷尔制止他继续询问,“既然艾默里克大人这么说了,那这位就是埃斯蒂尼安。”

艾默里克到底有什么打算,阿图瓦雷尔不急着问出答案,他唯一清楚的是他和埃马内兰需要退下了。在离开时,他从这名为埃斯蒂尼安的男人身边经过,阿图瓦雷尔在他的身上找到了那个人的影子,无论是身高还是体型都与那人相仿……

然而那神出鬼没的家伙从未以真面目示人,因此阿图瓦雷尔无法确定,他们是否真的是同一个人。

关门声音就像是一个信号,这个一言不发的男人忽然弯,红光从他的背脊开始朝着全身蔓延,在这个寒冷的季节,他身上散发的热量将它笼罩在被染红的白雾之间,让人看不清他的模样。

他捂着脸试图抑制住喉咙里痛苦的呻吟,然而迅速生长的尖锐指甲却刮破了他自己的面颊,淌下几道血痕。他身上的骨头被肌肉压断又重新生长,艾默里克可以听到可怕的咔咔声响。从脊骨增长的骨头将皮肤高高的撑起,最终撕裂皮肉挣脱而出,洒下一地的血污,展开一双带血的翅膀。

艾默里克静静的看着这个怪异的景象,看着一个人,是如何一点点蜕变成怪物。

“果然……还是这样舒服一点……”埃斯蒂尼安低声说道,他的声音还有些沙哑,指间蓝色的眼睛,因为痛苦而泛着红色的血丝,他身上的红光开始退却,却留下了斑斑驳驳的漆黑鳞片和赤色纹路,就连那头银发,也因为破体而出龙之角被血染红。

龙骑士虽然杀死了恶龙,却因为沐浴龙血自己也变成了龙……这种可悲的笑话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世人所知。

“不过我不记得我欠你钱啊,艾默里克。”埃斯蒂尼安说话时,艾默里克可以看到他口中的獠牙,和被划伤带血的舌头,他笑着向后靠去,看着自己变成这幅末样的挚友,“当然是酒钱,但是……你现在还能喝酒吗?”

“……大概……”埃斯蒂尼安摸着自己的下巴思索着,身后巨大的尾巴因此而左右摇摆。艾默里克摇了摇头,他翻开一本搁在桌边书,这是埃马内兰四处游玩时搜罗来的绘本,来宫中时也会给他捎上几本,艾默里克闲暇之余也翻看过一次,内容对于成年人来说过于天真烂漫,但是对于孩子却又有些阴暗晦涩。

“那只恶龙一口气喝光了商人带来的酒,酩酊大醉的它吹嘘自己的火焰,商人说,你的火焰可以轻易烧死人,却无法融化金子和珠宝,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它烧光了自己的财宝,当它清醒时洞穴里已经空无一物了。绝望的龙守着那一片灰烬,再也没有出现过……”

“……艾默里克……”“别露出这种表情,我只是开个玩笑。”艾默里克合上书笑道,然而封面上巨龙喷火的彩绘却让埃斯蒂尼安心神不宁。

-TBC-

02:【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最后的龙诗【AU】【2】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