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yxc199 别问怎么才能看到,别问————————↓↓↓

【艾斯蒂尼安/艾默里克】传承【AU】

标题:传承
配对:艾斯蒂尼安/艾默里克
设定:AU世界观,人物背景有所变动
备注:脑洞坑🕳

邪龙不在袭击城市,屠龙的勇者却一去不回。
在龙巢烧了三天三夜的火,似乎将龙和勇者一同焚尽了。
就连那因畏惧龙而修建的古老雕塑,都出现了裂痕在一个夜晚发出巨大轰鸣碎了一地。
人们将百合献给这座残破的雕像,来纪念同邪龙一起逝去的屠龙者。
“但是他们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在城堡高处,一个青年看着远处献花的母子的背影嘀咕,他身旁颇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微微一愣,撇了一眼便继续翻看手里的一叠文书。
“别说了,埃玛内兰,如果被艾默里克听到,你也许就得去打扫鸟棚了。”
“会罚我打扫鸟鹏的只有父亲而已……”埃马内兰缩了缩脖子,“大哥,艾默里克大人为什么不做些什么?他的话完全可以建一个……”
“建一个屠龙者的雕像去纪念那个家伙?”接下话的并非埃马内兰的兄长阿图瓦雷尔,而是他口中的艾默里克。
这位年轻的执政官脸上似乎带着一丝笑意,但是对于埃马内兰来说,艾默里克那在政场上成为习惯的笑容却让他背后发凉,他干笑着试图说着什么,“什么那个家伙啊,艾默里克大人不是和他……”
“是啊,我和他是旧交,但是只不过是邪龙而已就轻易的送命……虽然解决了龙祸但是却再也派不上用场的家伙还……”不知为何,艾默里克微微顿了顿,他在桌前坐下,他的角度刚好还能看到那坍塌的雕像,“只不过是从贫穷的小村子里出来的莽夫,既不守约也不虔诚,制作新的雕塑刻上名字做这种事劳民伤财毫无意义,不如就让他作为‘传说中不知名的屠龙者’流传下去倒还能成就一段佳话。”
“……艾默里克大人您……心情不好吗?”听艾默里克这样批判牺牲的旧友,哪怕兄长眼神制止他,埃马内兰还是小心翼翼再次询问,“是因为……他没能回来吗。”
艾默里克没有否认,而是看着眼前的青年,笑着反问,“为什么?”
“因为您说他不守约……”
“啊……我刚才这么说了吗,实际上他欠了我几百万……”这一次,执政官的话被门外的一声异响打断,阿图瓦雷尔立刻握住了腰间的佩剑,艾默里克却让他冷静。
“我都忘了,我要向你们介绍一个人……”他一边说着,一边敲了敲桌子,“进来吧,埃斯蒂尼安。”
“哎?”发出疑惑的是埃马内兰,虽然阿图瓦雷尔和他一样震惊。
但是进来的那个人,却并不是他们知悉的人,这个同名的男人有着一头柔顺的银发和清秀的面孔,穿着轻便的衣服一副猎人打扮。
不过说是细细回想,他们确实没见过那位屠龙者头盔下的容貌。
“以后你们会经常需要用到他,有什么要帮忙的只管说,哪怕只是修屋顶,他很擅长在高处干活。”
说是那个人,面对这样的调侃一定会出言反驳,但是这个男人却沉默着一言不发,福尔唐家的兄弟虽有些困惑,也不敢再多问,他们离开时,从那个名为埃斯蒂尼安的男人身边经过。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阿图瓦雷尔似乎看到他颈部有着奇怪的,仿佛龙一般的鳞片。
门关上的声音就像是一个信号,刚才还沉默站立的男人突然扶住桌案,弓起背发出低低的呻吟,与其说是呻吟,更像是野兽的痛苦的吼叫。
他的手指猛的收紧,加速生长的利爪陷入了桌子,从背后朝着全身蔓延的红色痕迹如同血管般鼓动着,在这个寒冷的季节,他身上散发的热量足以升起一团白雾,与红光交融看不清他的模样。
只能听到骨头咔咔作响,及从喉咙里发出的低鸣和喘息。
直到一双龙的翅膀破雾而出,才吹散了那团红色的雾气,在艾默里克面前的不在是方才得男人,而是一个生长着龙的翅膀,仿若妖异的男性。
“我什么时候欠你钱了?”这是埃斯蒂尼安开口的第一句话,艾默里克可以看到他嘴里尖锐的獠牙,而银发之间四对漆黑的角也显得格外的刺目。
屠龙的勇者虽然杀死了恶龙,却因为沐浴龙血自己也变成了龙……这种可悲的笑话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世人所知啊。
艾默里克却笑着向后靠去,看着自己变成这幅模样的旧友,“酒钱,不过你现在还能喝酒吗?”
“……大概……”埃斯蒂尼安拖着自己的下巴思索了一番,身后摇晃的尾巴最终垂了下来,“光是维持这样的人形而行动自如我就已经是极限了。”
“你听过醉酒的龙烧光自己的财宝最终绝望的一头撞死的故事吗?”
“……艾默里克……”
“别露出这种表情,我只是开个玩笑。”艾默里克笑着说,他眼中确实满满诚挚的笑意,但是却让埃斯蒂尼安心神不宁,他忘不了那天艾默里克看到他时的眼神,那种绝望——
那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然而过去了数日屠龙的勇者始终未归,人们唱着送葬的歌曲怀念着逝去的勇士。
艾默里克并不在其中,他带着弓和剑孤身一人前往那邪龙的坟墓,在漆黑的废墟之中寻找着哪怕一丝一毫的生机。
但是他找到的却并不是友人的身影,而是藏于灰烬中的巨大黑龙。
“尼德霍格!”这是最坏的结果,也是他最害怕看到的东西。
他设想了各种结局唯独不想看到这个,如果邪龙未死一定会袭击城市,这只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埃斯蒂尼安在死前给邪龙制造了足够大的伤害,让这只黑龙无法动弹。
但是,无论如何,逝去的都将不在……
那只黑龙发出如同幼兽的吼叫,匐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移动着,它的翅膀看起来并没有受伤,但那也许只是表相。
如果艾默里克足够冷静,他一定可以发现其中的异样,因为眼前黑龙的身形显然比那遮蔽天空的邪龙更小一些。
“害怕吗?尼德霍格。”他的弓对准了黑龙的眼睛,“就像人类那样,只能待在地上任人宰割。”
眼前的黑龙回应了他发出一声嘶吼,不知是不是想要喷吐火焰,但是口中只是冒出了一股黑烟,它看起来就像是受到惊吓一般紧张不安,一瞬的靠近让艾默里克毫不犹豫的射出了一箭击中了它脆弱的翅膀,“邪龙”哀嚎着,又退开了几步。
“就连火焰这已经耗尽了吗……”艾默里克嘀咕着,放下了手里的弓,他取下身后的长剑,主动走向面前不短试图后退的黑龙,“你真的是尼德霍格吗……”
他似乎看出了什么,但是当他看到黑龙脚边原属于被火烤的漆黑的长枪时,他感到才稍稍冷静的大脑再一次被热血充斥。
长久以来,这只恶龙在这里驻巢,骚扰着临近国家,弱小的村落和城镇为他献上祭品和人类作为食粮,直到几年王子哈尔德拉斯挖下了它的一只眼睛才有所好转,然而那场战斗让哈尔德拉斯也受了重伤,龙血感染了他的伤口,没过多久就死去了。
艾默里克参加了王子的葬礼,据说因为被龙血污染死相可怕,没有人见过王子的尸体。
而现在,邪龙蠢蠢欲动,被派上战场的正是埃斯蒂尼安。
如果邪龙不死,还会有更多的人成为为此牺牲,艾默里克希望埃斯蒂尼安是最后一个……
也许,他只是希望为友人复仇,也许,他只是想要得到英雄的称号,来换取更高的地位。
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艾默里克竟然有些混乱,这个地方充斥着魔力,灰烬之中也夹杂着力量,随着他的呼吸进入他的肺腑,试图蒙蔽他的双目。
艾默里克回过神来时,他的剑已经在龙首之上,他可以看到龙的眼睛,那双蓝色的双目和曾经所见的赤红截然不同。
【哈尔德拉斯挖下了邪龙的一只眼睛——】
这个面前的执政官捂丢开武器捂住了口鼻,面前的黑龙虽然靠近了一步,却没有攻击他。
“……埃斯蒂尼安?”
他轻声唤道,这呼唤仿佛拥有魔力,笼罩着黑龙的身躯,让它重新得到了人形。
艾默里克似乎明白了什么,为什么邪龙盘踞此地不肯离开,为什么……哈尔德拉斯的尸体不能为人所见。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