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歌也挂了,旧文缓慢搬运至AO3,但是不会单独列出了。如果发现尚未搬运的,尽请评论或私信我搬运!

【埃斯蒂尼安】我是不会摘下头盔的【脑洞】

一直在沙雕喵,也该让他帅一把了。
脑洞段子。时间线:被尼德霍格魅惑黑化,又被光呆一枪哄飞后——

他孤身一人置身于荒原之中,目之所及尽是飞雪,就连铠甲,都爬上了冰霜。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看到自己呼出的吸气,溶解了那些薄冰,就连天空中落下的雪花,也在眨眼间化作了雨滴,落在他的脸上。

埃斯蒂尼安不清楚自己躺在这里已经多久了,一侧岩壁上的血已经冻结,却因为寒冷而依旧鲜红,在黑色的映衬下于这白色荒野之中,显得格外刺眼。
他并不感到疼痛,伤口就像被什么东西包裹住了一般,温暖舒适得让人倦怠……

这懒洋洋的舒适,却让埃斯蒂尼安笑出了声,只是那笑声听起来毫无笑意,甚至带着绝望。
并不是对于死亡的绝望——他知道,他要迎来的并非死亡。
倘若他还是一个“人类”,这大概就是人生的终点了,倘若他还是一个人——

他可以看到,岩壁之中,那些破碎的鳞片,就如同血一般的赤红,散落在地上,仿佛溅落的鲜血,一路蔓延着,直到他所在的地方。

“……呼……”埃斯蒂尼安举起一只手,玄色的铠甲所不能包裹的皮肤,覆盖着红色的鳞片,会因为他的呼吸,而泛起一阵涟漪,传出如同细小的冰晶碰撞一般的细碎声响。

这就是力量所需要付出的代价。
从仇人的手中,获得力量——所得到的惩罚。

他再次听到了龙的低鸣,尼德霍格的笑声回荡在他的脑海之中,嘲笑他狼狈的模样,嘲笑他从天空跌落——嘲笑他试图逃离。
“闭嘴——尼德霍格。”埃斯蒂尼安咬着牙吼道,他知道邪龙不会追来,看着苍天龙骑士因为龙血而挣扎更能够取悦那只黑龙。
他越是想要回到人类之中,邪龙的笑声就仿佛越为响亮。
甚至让他怀疑,那也许并非来自尼德霍格,而是在他体内,蠢蠢欲动的龙之力,渴望着天空,渴望着飞翔,渴望着重新获得翅膀摆脱这个人类肉躯的龙之血。

然而他却不能舍弃这些,就如同尼德霍格说的,不自量力却又贪婪的人类。
“那又怎么样——”龙骑士缓缓的撑起自己的身体,就算这个力量并不是人类应该拥有的,他也绝对不会放手,直到深入灵魂的仇恨化身,见到邪龙尸体——

但是他体内的龙血,却反抗着宿主的意识,来自敌人的血,因为他的愤怒,而化作了无数的尖针,从内至外,贯穿了他的身体。
剧痛让埃斯蒂尼安甚至发不出声音,他再次跌落,喉咙里只能咕咕的冒出血来。
鲜红的龙血,仿佛能够融化万物一般,吞噬着白色,将一切都染成令人生厌的赤红。

埃斯蒂尼安想要捂住伤口,却没有半点的力气,他并不恐惧,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死——不,是他不能死。
“……不要……流干了啊……”苍天之龙骑士低声喃喃着,红色终于,被袭来的黑暗溶解。

意识再次恢复的时候,埃斯蒂尼安难得的做了一个好梦。
幼年时温暖的空气,柔软的羊毛混杂着动物的臭味,但是却并不让人生厌。
但是那些叫声,太过于真实了,这终于让龙骑士睁开了眼睛。

他并没有被雪花覆盖,却被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羊群埋没。
也许是因为龙血没有散去的余温,让它们感到了温暖,还是这群闹人的畜生,意识到这里有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埃斯蒂尼安叹了口气,他才刚刚放松的神经,却因为头顶传来的咀嚼声音而再度紧绷。
“好痛——”他哀嚎着拽着自己幸存的半截头发猛地站起身,那些如同天然的毛球的绵羊们咩咩咩的叫着沦落到地上,抖了抖身子起身对着他控诉自己的不满。
似乎没有一只羊认为,那个将嘴边的银发慢悠悠吞下肚的家伙做法有错。

当然,和一群羊较劲没有任何意义,埃斯蒂尼安甩了甩自己被啃得乱糟糟如同秋日野草堆的头发。
四顾着找到了自己掉在崖边的有些破损的头盔,那群绵羊,竟然也跟上了他的脚步。
“滚开,不要跟着我!”
人类的威慑力没有任何作用,若是步行,恐怕无法甩开这些看似笨拙其实灵活的家伙,于是埃斯蒂尼安选择了到高处去。

返回伊修加德皇城后,艾默里克已经帮他处理好了那些本该他亲自收拾的烂摊子,看着骑士长的头发,龙骑士再次想起了自己被黑羊追逐的恐惧。
“怎么了?埃斯蒂尼安,一直看着我,你终于打算说了吗?”
“啊?说什么?”
“……感谢之言,致歉之词。”
“哦……”龙骑士低低应道,在艾默里克以为他打算就这样结束这个话题的时候,埃斯蒂尼安再次开口了,“谢谢,艾默里克。”
“……你少给我找些麻烦就谢天谢地了,偷走龙眼这种事情——对了,你打算穿着这身脏兮兮的铠甲到什么时候?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没必要一直带着头盔吧。”
“不用你管。”
“缺了一个角看起来很蠢,埃斯蒂尼安。”
“啰嗦——我说了不用你管!”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