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歌也挂了,旧文缓慢搬运至AO3,但是不会单独列出了。如果发现尚未搬运的,尽请评论或私信我搬运!

只是个脑洞和片段 CP含:美丽喵无差

现代AU,有“超能力”设定。

常年卧底的特别行动队成员喵。
年轻有为据闻是警视总监私生子的美丽。
拥有实力但是却无法升迁的警部补奥尔什方。
警方认可的民间调查组织拂晓的成员光。

诱导犯罪组织【天使】警方代号【无影】
从不亲自杀人,而是为他人出谋划策并且收取高额的费用。

民间组织【拂晓】
领袖不明,代理人敏菲利亚。
其他的想到了编辑追加【。】

--------

“一人……不,至少有两人。”在片刻犹豫埃斯蒂尼安改口说道,“而且隐藏的很好,我至今没弄清楚到底是谁。”
“真是难得,你也遇到对手了吗。”艾默里克笑着拿起这个常年不在岗位上的男人上交的报告,和本人相比,这份报告规范的完全不像是出自埃斯蒂尼安之手。
想到这个,艾默里克不禁偷偷瞥了一眼那个自顾自的就坐在他办公桌上的家伙。
他似乎已经很久没见到埃斯蒂尼安了,距上一次会面,时隔半年之长。
专门为埃斯蒂尼安设的办公室,现在也已经成了一个临时的杂物间,这个无论在行动力还是实力,都属于NO.1的精英警员,从未打开过那扇门。
然而这并不是埃斯蒂尼安的错,归根结底的话,是艾默里克亲自造成的——把自己最重要的伙伴,送到最危险的地方。

也许是觉得干等着太无聊,埃斯蒂尼安打开了艾默里克的抽屉,如果他没记错,艾默里克也没改变习惯,那么左手边最上层的抽屉里一定能够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然而埃斯蒂尼安才刚刚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艾默里克就将它夺了回去。

“一会儿你还要去那边吧,会沾上气味。”
“喂喂,只是烟而已,我在那边又不是什么烟酒不沾的好警官形象。”

“极有可能有一名分辨气味的能力者——这可是你自己写的,埃斯蒂尼安。”艾默里克敲了敲文件,丢在桌子上叹了口气,“如果是这样你就不应该过来……风险太大了。”
“在这方面我比你专业,艾默里克。”埃斯蒂尼安笑道,取回了艾默里克手里的烟,“我有办法搞定。”
点烟的声音在办公室里显得格外刺眼,艾默里克看着纸张上的那些字也陷入了沉思,直到埃斯蒂尼安发出了嫌弃的嘶嘶声,“好甜,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艾默里克,喜欢这种甜甜的烟。”
“……嫌弃就还给我,很贵。”
“但是正好——”
“什么?”

“就算被闻到了,我也可以说是和女人在一起。”说完,埃斯蒂尼安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他转了个身面对着艾默里克,虽然压倒了纸张但是毫不在意。
现在的情况,与其说是坐在桌子上,不如说是坐在艾默里克面前。
“一个优雅的女士——”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艾默里克喷了一口烟,在朦胧的烟雾中,低下头俯视着对方,缓缓的倾身过去。
但是在要碰到对方鼻尖的距离时,埃斯蒂尼安却微微一顿,艾默里克立刻抽出了一张纸横在了两人面前,身后的门也在这时候被打开了。
几乎是同时,埃斯蒂尼安抓起搁在一旁的面具戴在了脸上。

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年轻人,穿着私服显然不是局内人,一脸惊慌的站在门口。
“埃斯蒂尼安——”
“别看我,我锁门了。”埃斯蒂尼安为自己辩解,那个青年满脸紧张,似乎不仅仅是因为窥视到了房间里的事情,右手位置在一个奇妙的高度。
“……别站在那里了,进来,你是拂晓的人吧。”
“哎,是,是的,抱歉……我不是故意的,但是门——”
“门?”
“门锁,似乎坏掉了。”青年扯出一个笑容,他的话音刚落,门锁便闪烁着电花随着一声爆炸声冒出了黑烟。
“……看来是这样。”艾默里克平静的接过对方的话,他点了点头,拨打了行政室电话,让对方派遣一个人来修理。

而那个青年的注意力,也很快从艾默里克转移到了埃斯蒂尼安身上。
在面具的遮掩下他只能够看到埃斯蒂尼安的嘴唇和下巴,但是他还是觉得在哪里见过。
一般来说,他不应该产生这样的印象,那些假面虽然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道具,却被施加了高级的印,会让人忽视面具下的那张脸。
只有留下过极为强烈的,超过了“印”的强度的冲击……
但是,明明应该是那样强烈的印象,他却完全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你叫什么名字?”在艾默里克挂电话的时候,埃斯蒂尼安抢先一步询问,不过回答的并不是那个闯入者,而是艾默里克,“阿尔伯特,民间组织拂晓的成员。”
“不,我是莱特。”青年摆了摆手,他关上了房门,在艾默里克迅速扫过手上的资料时,他补充道,“我们是双胞胎,虽然资料上说今天来访的是哥哥,但是因为一些原因他不能来了,这也是表达拂晓对于警方的信任,知道我们有两个人的,哪怕是拂晓内部的人也不多。”

“是吗,看来是我……”
“艾默里克,这个小子可以借我一天吗?”
“你说什么?”
“你找他来也是为了协助调查吧,在那之前,借我一天吧,不,半天就够了。”不顾艾默里克是否答应,埃斯蒂尼安已经自顾自的朝着莱特走去,“你小子是能力者吧,和我来。”
“但是——”“他现在还没有拒绝就是答应了,别废话了,过来。”

当埃斯蒂尼安拽着人离开后,艾默里克再次叹了一口气。
他看到那支只抽了两口的烟,被搁置在烟灰缸上,但是艾默里克没有拿起它,而是对着拂晓的那份资料陷入了沉思。

刚才,他在埃斯蒂尼安眼里看到了蓝火。
只有使用能力的时候,可能出现的一种只有特定的人群可以看到的火焰。
经过了多重的映射,照入了埃斯蒂尼安的眼里。
大概这也是埃斯蒂尼安下定论的原因,“……锁……还是电子?”
艾默里克嘀咕着,这时敲门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站在门口的是一个中年男性,“听说锁坏了?”
“是啊,拜托你了,雅伯里克。”

几年前,这个男人也是一个出色的警员,因为一连串的事故,让他辞掉了警务工作,但是还是作为行政后勤人员留了下来。
“雅伯里克……”艾默里克出声喊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什么方面?”
“让埃斯蒂尼安能够坐下来老老实实的打一份规范的可以作为楷模的报告。”
“哈哈哈,这个就是作为师傅和弟子之间的秘密了。”
“……是吗。”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