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歌也挂了,旧文缓慢搬运至AO3,但是不会单独列出了。如果发现尚未搬运的,尽请评论或私信我搬运!

【泽菲兰】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假设同一个结局

另一个世界另一个假设同一个结局。
泽菲兰个人,脑洞很大,慎?

假设1,神殿骑士期间,泽菲兰有一个值得信赖的副手莱特。
假设2,那个副手有一个姐姐迪西,和他的关系很好。
假设3,成为苍穹骑士后,泽菲兰察觉到了骑士团里面不正常的地方,莱特深入调查后,更是直接认为教皇有问题。

泽菲兰不相信莱特,然而事实却在动摇他对教皇的信赖。他不得不怀疑自己最尊敬最敬爱的人,这一点在不断地折磨着他。
当他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而开始和莱特一同调查,几乎要触及真相的时候,迪西出了意外。
那天他本决定去找教皇,在内心矛盾痛苦到无以复加的时候,他只有一个解决的办法。冒着被处罚的风险,去询问教皇本人。
可是还没见到教皇,就知道迪西出了意外。
一群憎恨贵族和富人的贫民,闯入了莱特家,把那里洗劫一空,强暴了迪西。
而神殿骑士,在家中发现了莱特调查真相时,留下的异端者的记录,迪西为保护莱特,说那是她的东西,导致了迪西不仅没有受到保护,还被关入了大牢。
泽菲兰赶到的时候,迪西已经因为承受不了严刑拷打而自尽了。
她被“无辜的受保护的民众”伤害,又被“保护平民而建立的骑士团”的人虐待,残破不堪的身体瞬间就到达了极限。
死前,她还在诅咒这个国家,诅咒所有的人。
感到无助的泽菲兰,最终还是去了教皇那里。
他对教皇说,他认为这个国家有问题,平民互相伤害,而保护者实施正义的时候,却在虐待和凌辱他们应该保护的人。
这个国家不存在正义……

从教皇那里回来后,泽菲遇到了愤怒的莱特。
莱特想要找那几个神殿骑士报仇,却被泽菲拦住了。
泽菲兰让他罢手,如果继续胡闹,他也会一通被问罪。
情急之下莱特质问泽菲为什么不能保护迪西,明明泽菲是苍穹骑士,泽菲沉默了一会儿后,才说,他会永远记住,迪西的死代表了什么。她证明了这个国家正在腐败,他会铭记在心。

他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太过于平静,让莱特感到了不对劲。
当他问泽菲,在教皇那里发生了什么时候,被泽菲呵斥,认为他不应该用这样不敬的用词称呼教皇。
“他对你做了什么——”
“……教皇只是为我点明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正义,这个国家的未来……应该变成什么样子。”
“你被他骗了,泽菲兰,现在的历史是假的,是他在欺骗民众。”
“我知道。”“什么……”
“教皇已经把所有的真相告诉我,停手吧,莱特,如果你能够发誓,我可以饶过你。”
“我犯了什么错……他们已经杀了迪西,难道你这样用异端的罪杀我吗?”
“不,我能够证明你们不是异端,但是,我也会铲除对教皇大不敬的人。”
“你明明和我一样,觉得那个家伙得做法有问题,你被他控制了吗!泽菲兰!”
“我很清醒,所以我更加清楚得意识到,过去的我是多么的愚蠢。我竟然怀疑教皇大人……而他没有怪罪我,他接受了我的无知,并且告诉了我他眼中的未来,信任我,给予我和他一同创造未来的力量。莱特,害死迪西的是这个国家的现状,这个制度,这个律法。而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只有那位大人,不再有战乱,也不再有犯罪……莱特,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举荐你成为苍穹骑士,你可以和我一同前往那个真正和平的世界。”
然而莱特依旧坚持泽菲已经被教皇洗脑,泽菲看似妥协了,莱特松了一口气,转身时,却被泽菲斩杀了。
“莱特,虽然我很想要和你一起见证新的国家的诞生,但是你知道的太多了,会成为妨碍。”
离开莱特的家的时候,泽菲兰似乎看到以前,他和迪西莱特一起的景象,不过那些画面立刻消失了。
他知道,自己有什么地方发生了变化,那恐怕就是教皇所为,莱特说的大概没错……但是,他却是发自内心的,感谢这个改变。
让他可以全心全意的效忠教皇。


这个脑洞还是采用了“精炼”这个说法吧。

不过也有泽菲兰自己的意识的干涉,可以说是双重保障。

友人的死,让他对现状产生了动摇,明明应该是守护者的骑士们,也在伤害着民众。让他看到了以前他忽略的地方,这个国家已经扭曲了。

这也加深了他对教皇的质疑,可是他也是发自内心的敬重教皇,所以他选择和亲自和教皇对峙。

恐怕在教皇面前他会表现得非常的彷徨和痛苦,友谊和忠诚在折磨他的心智。可是教皇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辩解,或者惩罚他。

而是温柔的接纳了他的,解答了他所有的疑问,瓦解了他所有的疑惑。

将历史的秘密告诉他,这让他更加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卑劣,竟然擅自的怀疑教皇。

错误的历史,扭曲的现状,只有一个方式可以被打破,当绝对的力量凌驾于民众之上,才能够带来真正的和平。新的伊修加德,将没有人会犯罪,也没有人会感到痛苦,教皇将会给这个国家带来真正的正义。

在他的忠诚动摇的时候,教皇依旧信任他,甚至愿意给他力量。

所以泽菲兰可以说是主动的接受了“改变”,他也需要这个改变,因为在前进的道路上,一定还会遇到许多的阻挠。

他的思想上一度背叛过教皇,所以他也害怕会有第二次。

现在他可以心无旁骛,一心一意的侍奉教皇,一同去创造真正的正义。


哎,其实我就是脑补了一个泽菲因为对国家对现状产生质疑,向教皇寻求答案的时候,哭着跪在教皇面前,而教皇捧起他的脸的画面——


-注意,以上所有的分析都是为了这个脑洞而诞生的脑洞-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