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老歌也挂了,旧文缓慢搬运至AO3,但是不会单独列出了。如果发现尚未搬运的,尽请评论或私信我搬运!

【埃斯蒂尼安】恶劣的喵【段子】

喵个人。除喵和美丽还有雅伯里克以外的角色都是不存在的。
只是一个关于龙骑士内部的脑洞而已。时间在灵灾之前,伊修加德还很暖和。埃斯蒂尼安大概25~26左右的时候?不过只是个段子不要太计较www
-
虽然次数不多,但若是被骑士长和艾默里克催的烦了,埃斯蒂尼安还是偶尔会去龙骑士总部露面。

对于常人来说,这样偶尔的出场都会有些许尴尬和不自在。但是对于苍天之龙骑士而言,他仿佛完全没有“尴尬”这种情绪。

这位首席龙骑推门而入,丝毫不在意室内的众人因为他的出现而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将长枪放在门旁的架子上,在是众人的侧目和惊愕中,摘下了头盔随手搁在桌案,自若的仿佛在自己家中般坐了下来。

银发的苍天龙骑士没说话,他取过桌上的一份报告,翘着二郎腿,一手支着脑袋熟练地翻阅起来。

一位新来的年轻龙骑似乎受到了一丝惊吓,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埃斯蒂尼安的面貌,和前辈们形容的凶神恶煞节然不同。

“啊……埃,埃斯蒂——苍天之龙骑士大人。”他鼓起勇气上前搭话,埃斯蒂尼安抬头看向他的时候。锐利的视线让这个年轻的龙骑士有些后悔,但是他还是说完了自己的想法,“您需要……茶吗?”

“不,不需要。”仅仅是这样简短的对话,却让人觉得仿佛过了许久似的,年轻的龙骑士迅速退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为自己和苍天之龙骑士搭上话而兴奋。

但是其他人在意的显然并不是这一点。

他们低声议论着,关于埃斯蒂尼安今日为何突然出现,抱怨他的行踪诡异,甚至埋怨他长久以来的不闻不问。就在新人因为这种氛围又开始紧张时,终于有人忍不住了。

“喂,有什么事吗!”红发的龙骑士莉艾尔刚从公共浴室里出来,因为埃斯蒂尼安的出现,那头红发都没来得及擦干,她一掌拍在桌上,俯身瞪着前方的埃斯蒂尼安,“一声不吭的突然出现,会给我们造成困扰的!”

“……骑士长让我回来看看。”埃斯蒂尼安头也不抬的回答,干脆利落反而让莉艾尔差点接不上话,“什——我说埃斯蒂尼安!你也稍微有点自己的想法吧?你到底把这里当成什么了!”

“你……”这一次,首席龙骑士低垂的视线向上飘去,对上了莉艾尔的眼睛,“我知道你们不在意这个,但是多少还是注意一点吧?”

这位红发的美艳女士愣了三秒,猛的直起身子轻轻地按住了自己背心的领口,“啊啊,多-谢-提-醒。”她一字一顿的说道。

“虽然没什么好看的。”苍天之龙骑士随口补充,又翻了几页资料,“这个是谁写的?不需要继续上交了,那只龙已经死了。”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了桌面微微裂开的声音,莉艾尔看起来似乎在燃烧,“是——我——写的!”她几乎是在咆哮,“那明明是我的猎物!你这个家伙!”

“遭遇了两次都没能解决掉是谁的失职?”

“是啊,我们不像你这么强,但是——不要随便的践踏我们的努力!”

“……等你可以独自一人解决龙族的时候再和我说这个吧。”埃斯蒂尼安沉默了片刻才回答,他合上那份报告,轻轻地放回桌上,正打算拿下一份查看,但是莉艾尔却按住了他的手,她的眼睛因为愤怒而充血泛红,“不要在嘲笑我们的战斗了,我知道这些对于你来说只是一些失败的记录,但是这就是我们的全部了,埃斯蒂尼安。”

“……我想你大概误会了什么。”“什么……”埃斯蒂尼安的话,让莉艾尔有些惊讶,他以为这个银发的青年会说些什么更加妥当的安慰,但是她猜错了对方的心思。

“我只是不想错过任何关于龙族的动向,没有必要自作多情——”苍天之龙骑士没有说完,就被莉艾尔的一拳重击打断,埃斯蒂尼安显然没料到对方会突然动手,结结实实的吃了一拳,一脸发懵的看着前方转动着手腕的女性。

“你果然是个恶劣的家伙,埃斯蒂尼安,小时候开始就是这幅样子,一辈子都只能是个糟糕的处男。”

她的话似乎比那一拳更加有效,让周遭顿时骚乱起来。而埃斯蒂尼安擦了擦嘴角,忽然站起了身,他一把抓住了莉艾尔的领子,在几声抽气声中,将对方朝着自己抓来。

他们的额头撞在一起,互相瞪视着对方,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可怕笑容。

“你说谁是处男,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说的就是你,小-朋-友。”

“只不过不小心烧了你的情书,用得着记仇到现在么?”
“啊啊,是啊,不小心——烧掉了。”莉艾尔重复,当不明情况的人以为自己是不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的时候,这个年长埃斯蒂尼安许多的女性,再一次狠狠的给了埃斯蒂尼安一记头槌,才接着说,“你分明是看到了才故意烧掉的!你这个臭小子!”

“啧……我可不想雅伯里克和你这样一个性格糟糕的女人在一起。”
“是吗,那可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谢。”
“——啊啊啊我受不了了!!你这个混账小鬼——”

最终,二人的争斗在众人的拉扯之下被强制打断,虽然在被分开的时候,莉艾尔挥舞的腿还是稳稳的踹上了埃斯蒂尼安的脸,让苍天之龙骑士再一次受创。
他狼狈的模样,让几个人忍不住喷笑出声,被按在地上的莉艾尔过了好一会儿,才爬起来,喘着气一脸不快的找了个椅子坐下。

“你到底跑来做什么,埃斯蒂尼安。”
“我说过了,工作。”埃斯蒂尼安一边回答,一边接过一个龙骑士递来的手帕捂住自己的鼻子,“你下手也太狠了一点吧,莉艾尔。”
“这是你活该,如果你有一点自觉,就不要只在这种时候才回来一趟!”
“又不是离不开妈妈的婴儿,没有我在你们就没法战斗了吗?”
“埃斯蒂尼安!”
“我回去了,随便派个人把这些报告送到我那儿。”
“什么?”
“如果我没来这些会直接交给骑士长吧,不要因为一些已经解决的事件麻烦增加那个家伙的工作量了。”
“这种时候变成一个称职的好上司和好下属了吗?”
“随便你怎么说。”埃斯蒂尼安说完便离开了,没人知道他下次会什么时候出现。

“所以……谁来送?”“但是我不知道他住在哪儿。”“我知道我知道,不过他平时也不太回那个地方吧……”“那送给雅伯里克?”“还是那个人?”
“你们真的打算给他送去吗?”打断了众人的议论,莉艾尔一脸不服气的抱怨,但是其他人却耸了耸肩,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这些。
“埃斯蒂尼安一直是那个样子,你也该习惯了吧,莉艾尔。”“而且,怎么说呢,不觉得——很帅吗?”“你一个男人说这种话听起来好奇怪。”“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这家伙是弯的。”“哎哎哎哎哎哎哎?”

当天晚上,埃斯蒂尼安和艾默里克喝酒的时候,因为艾默里克的追问,他得不得解释了自己脸上奇怪的伤口,惹得自己的友人大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下。
“你们关系似乎挺不错啊,埃斯蒂尼安。”
“胡扯,谁和她关系好了,那个疯子——”他揉了揉自己的鼻子,接着说,“不过她确实越来越强了。”
“打你的时候?”
“别开玩笑了,艾默里克,我发现那只龙的时候,它已经受了重创了,应该是她下的手,可以算是干得不错了。”
“你啊……这些话应该亲口说给对方听出来才对啊。”
“啊?你说什么?”
“没什么。”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