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yxc199 别问怎么才能看到,别问————————↓↓↓

周迦脑洞

此处为不应存在的宫殿,无论是太阳神还是月神,也许连三相神,都无法庇护此地。
宫殿之外,是无尽的黑暗,宫殿之中,也不见光亮。
玉石和黄金雕琢的椅子上,那个男人已经静坐了许久了。
他的躯壳仿佛要融入夜色之中,直到意识归于其中,才缓缓的睁开眼睛。
不见蜡烛,缺燃起了烛火,而本该一片漆黑的大殿,被那唯一的耀眼之物照亮。
“好久不见了,迦尔纳。”就像是被那属于太阳的光芒刺痛的眼睛似的,阿周那眯起了眼睛,看着那个因为只身一人面对未知而有些彷徨的男人。
迦尔纳像是这才察觉此处还有他人,然而当他看向坐在主人的席位上的阿周那时,从周围的黑暗中伸出了无数的手,抓住他的四肢,勒住他的脖子,强迫他向着对方跪下。
“阿周那——”
“我一直——在等待这一天,迦尔纳。”他直视迦尔纳眼中的愤怒,看着敌人的双膝因为抗争而颤抖,却无法阻止自己一点一点逼近地面,最终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
“你不能这样对待一个国王,阿周那!”
“国王?”阿周那笑道,“你是指,盎迦王?盎迦王迦尔纳,你不过是难敌身边的一只狗,只不过是一个穿着华服,带着王冠的车夫而已。”
“闭嘴!”
“车夫就应该有车夫应有的样子,黄金并不是车夫应有的装饰,武器也并非为低贱之人打造。”
“住手……阿周那——住手——”
然而这个宫殿,只听从一个人的命令,黑暗诞生的侍从,摘下了他的王冠,扯断了他的金视,夺走了他的衣物,甚至卸下了他的弓箭。
“这才是你真正的样子,迦尔纳。”阿周那发出了愉悦的笑声,他站起身,俯视着地上的男人,“愤怒?羞耻?恼怒?因为我一次次提醒你,你低贱的出生?还是因为我夺走了一个武士的武器?”
对于阿周那的提问,迦尔纳并不回应,他只是用满溢憎恨的眼睛,盯着那个人。
“这些都是代价,迦尔纳,是你侮辱般遮丽的代价。试图在大殿上剥去一个女子的沙丽,甚至出言羞辱。”
阿周那的怒火仿佛是有形的,炙烤着迦尔纳的身体,他在火焰之中,看到了当日的不义之举。难敌的笑声,众人的笑声……
“……她……”
“一旦与邪恶为伍,就连太阳,都会陨落,迦尔纳。”
“……”
“而对待邪恶,为什么,我还要给予符合正法的待遇呢?”
“阿周那?”然而他的话音未落,那些黑暗的产物,再一次勒紧了他的身体,用令人作呕的方式,探入他的体内,“你不能——住手……阿周那——阿周那!”
“你拥有刀枪不入的铠甲,鞭打与刑罚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那么,我就赐予你更加符合你身份的处罚,迦尔纳……这一刻,我也不再是一国王子,而是愤怒的化身。”
-
此处为不应存在的宫殿,无论是太阳神还是月神,也许连三相神,都无法庇护此地。
就连太阳之子,都将会在此处陨落。
邪恶滋长,无视正法,实施不义,却又是如此的,美妙,如此的令人陶醉。
“夜晚……还很长呢,迦尔纳。”
阿周那轻声念道,细细的品味着敌人痛苦的声音,看着迦尔纳被侵犯时扭曲的脸。就连阿周那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愉悦的不仅仅只是他的意识,还有他的身体,正在因为眼前的罪恶而蠢蠢欲动。
“毕竟,它无止无尽——”
-
当最后的烛光也被吹灭时,阿周那终于摆脱了梦魇。
他又一次——又一次在那个黑暗的宫殿,沉醉于邪恶。
哪怕此时此刻,他已经知道,那个在梦中也遭遇不义的男人现实中所受到的不公。
知道那个男人的体内流淌着的,是高贵的血液,是太阳的子嗣,甚至是他真正的长兄。
但是噩梦却不愿意放过他,在他亲手杀害了自己的兄长,在他知晓了一切真相后的现在,噩梦依旧不肯放过他。
他知道,它永远也不会散去,他对迦尔纳犯下的过错,他那令人不齿的妄念,将会因为迦尔纳的死,永远的纠缠他。


周迦是我目前唯一吃的兄弟了_(:зゝ∠)_

其他骨科都不吃不吃!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