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O3:yxc199 别问怎么才能看到,别问————————↓↓↓

脑洞里,喵和美丽的初见面经理的事情吧=-=

和前面的那一段不是一个时间线,中间就是隔了那个十几年啦。

喵追寻着恶魔离开芬戴尔,十几年后的现在又因为恶魔而返回故乡。

城中的教会也已经变得更大了……

-

马的嘶鸣声将他们从睡梦中惊醒,神启突然降临,如此的汹涌如此的粗暴。

与信徒们所以为——充满了温暖的光辉——的神启截然不同。与其说是神的启示,不如说是恶魔的滋扰。

黑暗铺天盖地而来,烈火焚烧着教会,污浊的化身骑着黑马,踏着鲜血而来。

恶魔如同一只黑龙,双翼所及之处都焚为灰烬,尖叫声,恸哭声,交错着盘旋在他的脑海中。

-

教会里已经乱成一团,一些脆弱的修士为这突如其来的神启而陷入了疯狂。

身为助祭,奈泽尔不得不冷静下来维持秩序,因为,感觉到这神启的似乎不仅仅是教会的人。

“外面现在有多少人?”虽然姗姗来迟,但是司祭艾默里克却立刻掌握了局面,他的呼吸有些凌乱,一旁年轻的修士正在抚平他袍子上的皱褶,扣上暗扣。

即便是在这样的场面,不,正因为是在这样的场面,作为司祭,更是不容有一丝一毫的失仪。

“所有的出入口都被包围了,他们要见主教大人,让我们交出那个男人……”

“啧。”艾默里克打断了传话的修士,对方因为他脸上不悦的神情而屏住了呼吸,包括奈泽尔,也没有料到,司祭会用这样粗鲁的方式打断修士的话,不过艾默里克并没有让沉默继续弥漫。

“主教接到总部的传召连夜离开……普鲁伊特司祭大人!”他忽然喊道,看向不远处最为年长的司祭,“这里是您最为年长,主教不在,我们自然要以您为首。”

“不需要顾虑我的面子,艾默里克。”那个金发的司祭微微抽了抽嘴角,侧过身去,“谁都知道,从小就接受神启的你,才是下任主教的候选人。”

“那么,主教不在的时候,教会就由我接手了。”

本以为艾默里克会再推托一番,但是事态紧急,他毫不犹豫的就接过了对方的话锋,“把大门打开,让他们进来,但是若是有人试图伤害修士和助祭,就告诉他们,神不会轻饶冒犯圣职者的人。”

“这是要威胁信徒吗?艾默里克。”

“普鲁伊特,您应该已经同意全权由我负责教会,既然如此就请听从我的命令。”他说完,没有理会对方的不悦,就将注意力放在了下一个人身上,“今晚守夜的助祭是谁,是否看到了那个男人的踪迹。”

“是我,司祭大人……非常抱歉,我们……”

“谢罪就等到事情了结之后,直接说,他做了什么?”

“……他窃取了圣枪,盗走了马向着芬戴尔的方向去了。”

“果然……”艾默里克低声嘀咕,再一次呼唤了普鲁伊特的名字,“请您带几个年长的助祭,前往芬戴尔,但是千万不要靠近,恐怕……那里就是……这个异像的根源。”



评论(2)

热度(3)